网站首页 推荐 详情

E路守鹤·鹤之语 | 一纸丹青绘祥禽,画家笔下的鹤

2022-08-11 09:52:14 新江苏·中国江苏网

丹顶鹤,是富贵、吉祥、忠贞、长寿的象征。自古以来,文人画师泼墨挥毫,寄情于鹤。“点素凝姿任画工,霜毛玉羽照帘栊。”作为大型鸟,丹顶鹤是花鸟画中的重要题材,其白羽丹顶的形象、引吭高歌的姿态成为历代画家竞相描摹之景。

“精彩态体,更愈于生”

工笔重彩,富贵气度鹤自在

马王堆一号汉墓T形帛画 湖南博物院藏


早在远古时期,人们就将自然崇拜凝结于鹤之上,“云鹤”频繁出现在墓室、帛画中,鹤成为一种图腾。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帛画上,五只仙鹤昂首鸣嘶,唐节愍太子墓出土的翔鹤图壁画上,仙鹤长颈回转,口衔组绶,体态优美。

唐 周昉 《簪花仕女图》 辽宁省博物馆藏


进入唐代,花鸟画开始独立成科。在唐代画家周昉的《簪花仕女图》中,六位贵族仕女在庭园里嬉戏赏花,鹤作为衬景,立于其中,举足欲行,平添了一丝野趣。


最早有明确记载的鹤画也出现在这一时期。“屏风六扇鹤样,自稷始也。”唐代薛稷以画鹤闻名,相传“顶之浅深,氅之黧淡,喙之长短,胫之细大,膝之高下”都能一一画出。李白诗云:“紫顶烟艳,丹眸星皎。昂昂伫立,霍若惊矫。”杜甫赞其:“画色久欲尽,苍然犹出尘。”


薛稷还开创了“六鹤”式样。啄食、顾步、唳天、舞风、警露、理毛,种种体态均可入画,栩栩如生。五代十国的黄荃延续了薛稷的风格,曾绘六鹤于偏殿壁上,“精彩态体,更愈于生,往往生鹤立于画侧”,该殿后改为“六鹤殿”。


到了宋代,在宋徽宗赵佶的推动下,花鸟画盛极一时。“画翎毛者,必须知识诸禽形体名件。”在当时,花鸟画讲究写实,画工要深入自然,体察动植物的情态。宋徽宗的《瑞鹤图》更在鹤画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宋 赵佶 《瑞鹤图》 辽宁省博物馆藏


政和二年上元节次夕,宣德门上空云蒸霞蔚,汴京穹宇隐闻鹤鸣。宋徽宗将此看作吉兆,提笔绘图。石青色天空之上,十八只素色仙鹤飞旋翱翔,两只白鹤立于屋脊鸱尾处,曲颈对望。画中鹤虽小,但刻画精细、羽毛排列有度,可见宋徽宗日常观鹤入微。

明 边文进《竹鹤图》故宫博物院藏

明 边文进《雪梅双鹤图》广东省博物馆藏


明代边文进继承了“院体”工笔重彩的传统,其笔下的丹顶鹤白羽片片分明,轩昂高洁,富贵情态之中又蕴含端庄气象。清代徐沁在《明画录》评价其为:“妍丽生动,工致绝纶。”


“随笔点墨而成,意思简当”

笔简形具,文人野鹤意风流  

除了“院体画”的工巧精细之外,中国画坛逐渐出现了以写意为主的绘画新风。文人野鹤,不追求写实,不要求一笔一划细细勾勒,而注重神韵风骨,往往三两笔就能画出鹤的潇洒恣意。

宋 法常《竹鹤图》 京都大德寺藏


宋代的法常(牧溪法师)擅长粗笔写意画法,不拘泥于笔墨。《图绘宝鉴》评价其为:“皆随笔点墨而成,意思简当,不费妆饰。”《竹鹤图》中,白鹤仰首向天,步态轻盈,闲步于竹林间,墨色氤氲与大片留白相融合,蕴藏禅机。

清 石涛 《鹤寿千春图》


清代石涛绘画讲求新格,笔墨恣肆,一反仿古之风。《鹤寿千春图》与过往的鹤画不同,一鹤一桃,一大一小、一上一下、一俯一仰、一动一静,不施冗笔,意趣盎然。 

清 华喦《林和靖梅鹤图》安徽博物院藏


“扬州八怪”之一的华喦以“梅妻鹤子”典故为题,作《林和靖梅鹤图》。画中,仙鹤曲颈向前,随童子翩翩起舞,林和靖于一旁静静观之,一副潇洒出尘之态。华喦以画抒意,表达脱俗的人生理想。

林风眠笔下的鹤


当代林风眠则是“中西融合”的倡导者,画法和风格兼容东西方,三两笔勾勒出丹顶鹤的高雅姿态,能看到中国白描和西方速写的影子,以线画形,自在随意。


“九州何处远,万里若乘空”

蹁跹过海,鹤画推动文化交流

鉴真东渡后,中国绘画、书法等技艺逐渐被带往日本。鹤作为文化交流大使,也“驾着”丹青漂洋过海。

宋 法常《观音猿鹤图》 京都大德寺藏


法常的禅画虽当时在国内褒贬不一,但在日本广受好评。《观音猿鹤图》三轴水墨画相赠日本,至今完好保存于京都大德寺,对日本画坛产生极大的影响。

清 沈铨《鹤寿富贵图》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清 沈诠《松梅双鹤图》故宫博物院藏


被誉为“清代画鹤第一人”的沈诠工细精丽、敷色浓艳,“极勾染之巧”。《松梅双鹤图》苍松盘虬,仙鹤引颈唳天,完画时,沈铨已年过七十,高龄作画,仍细致工整。沈铨也曾东渡授艺,对日本江户时代长崎画派影响深远,有“舶来画家第一”之称。

清 郎世宁《花阴双鹤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清代传教士郎世宁从意大利来华,后被招入内廷供奉,成为宫廷画家。郎世宁多以西画法入绢纸,略参中法,用笔、用墨、敷色等与传统中国绘画有较大的差别。他注重还原真实的鹤,笔下的鹤大多形态逼真。


“夺造化而移精神”

钟情画鹤,以象传情


到了现当代,丹顶鹤依旧是画家笔下的常客。

《松鹤旭日图》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国画大师齐白石于93岁时,作《松鹤旭日图》赠予毛泽东,该画现存中国国家博物馆,随后又重新绘制一幅同款构图的画作,落款《祖国颂》。丹顶鹤于挺拔的松树下曲颈望向东升的旭日,英姿飒爽。

徐悲鸿 《松鹤延年》


徐悲鸿也绘制过多幅《松鹤延年》,以写实主义准确把握丹顶鹤的体态,与遒劲的松枝搭配,仙气十足。


中国人为什么如此爱画鹤?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长赵治平认为,鹤是中国精神的符号,纯洁、长寿的特征都让它自带贵气。

赵治平以画鹤为主,年轻时候多次前往盐城、黑龙江等地采风,近距离观察过丹顶鹤的体态特征与生活习性。“一般中国画画鹤从两个方面表现得较多,一种是两只鹤站立,彼此呼应;另一种是群鹤振翅高飞天地间,或者是蓄势待发。”赵治平说,“画鹤的重点在于长颈、长腿、白毛、黑羽,难点在嘴跟眼睛,把握好这两处就可以画出丹顶鹤的精神气,但这需要多年的磨练。”


花鸟画多立象达意、以象传情,利用生物的形态、生长季节、周围的自然环境等元素比喻托兴,传递人类的美好愿景。赵治平表示,艺术家为了突出丹顶鹤的特点,经常会搭配不同的景。“配紫藤,表示紫气东来、紫气升腾;跟松树配,寓意松鹤延年;与牡丹搭配,寓意富贵延年;配竹子,显示清高、清廉。”


赵治平画鹤时,也喜欢在背景搭配苍茫的山景。“画鹤是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表现。自然生态好,人的生活状态变好,通过画笔展示的艺术作品,也能给人以愉悦感,飞翔的丹顶鹤自带傲然风骨。”

链接:

https://m.jschina.com.cn/v3/waparticles/01166a4745744b46bdaf900b32795c42/08bcmOnoxEGvdbjJ/1&app=


新江苏·中国江苏网记者 徐春晖 视频 白利振 方晴昊


14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