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苑 详情

夏随风里熟

2021-05-29 08:03:34 大丰日报

春  桃

乡下老宅早已平整复垦了,可在老宅的土地上仍留着一株高大的泡桐树姹紫万千,在暖阳中婀娜着,摆出撩人的姿态。在渐热的风里,满树金钟似的花儿,丢盔卸甲般地坠落。枝丫间的绿意一日日涨起来,你看,是嫩绿、翠绿,树上的鸟巢也掩进绿色里了,春被锁住,夏就这样款款而至。

晨起开窗,有风灌进,它不似春的暖融、秋的清凉、冬的苍寒,这入夏的风卷着热度袭来,专心致志,不敢懈怠。像草原上的牛羊群,聚精会神听着牧人嘹亮的口哨声,在云端停留的悠扬,全神贯注看着牧人手中的鞭子,在空中甩开的架势。热风抚过世间万物,夏季的熟随风盎然起来,不禁怦然心动。

麦穗张着锋芒,沁人心脾的麦香随着风向天地飘散,风吹麦浪的气势是壮观的。是啊,连走了三季的征程,途经艰难困苦,挨过去了,挺过来了。傲立四季的夏中,在主打绿里,涂抹上金黄,是怎样一幅让人动人的油画啊,我就是踩着这幅绝美的画面,睁眼看世界的。

收获和繁忙,是这个时节的主题,在乡村尤甚。布谷鸟不辞辛劳鸣叫着:“麦枯草枯,赶紧收割。”农人揉揉惺忪的睡眼,忍着疲惫,用冷水擦把脸,拿起农具开起早工。记得儿时在麦收的时候,总听到母亲感慨:想当年生你坐月子时,家里少了劳力,让你读初中的小姨来帮忙,麦芒刺得她浑身长满疙瘩,她哪受过这般苦啊,那份怜爱之情隔了这么些年愈加浓烈。现如今农业都实现了现代化,收种都是机械操作,人也轻松了许多。

虽说体力上是减轻了,但勤劳的农人不肯浪费光阴,土地在他们手中,成了描绘不尽的画卷,成了抒写不完的诗篇。成片的麦田,他们嫌它单调,于是在四周种上蚕豆、豌豆、黄豆等,如此点缀,像是少女衣衫上镶嵌的荷叶边,更显娇俏。拿个竹篮,田边一转,青青的豆荚情绪饱满地躺在古朴的篮子里,青翠诱人。洗净,随清水下锅,顷刻豆香溢满厨房,令人垂涎欲滴,捞起装盘。最惬意的吃法是搬好桌椅放在树荫下,坐在夏风里,邀邻人一起品尝,聊着天南地北,如此,生活素淡,心境清明。

一路招摇的菜花,几番风雨历练,瓣瓣落地碾作尘,悄然退场。再看时,粒粒菜籽在荚内伸腰踢腿,心急的挣脱了束缚,忙着来瞧世界。于是乎,找个晴朗日,在晒场上铺好塑料膜,割下菜秆放在其上暴晒、捶打,紫色细小的菜籽越堆越多,阳光下盛满喜悦。日后你去田间,浅浅地雾了层绿,那是忘了归仓的,调皮的菜籽发的芽。它们抬起稚目,看旁边的桑园,蚕农在忙碌地采桑叶,家中有嗷嗷待哺的蚕宝宝,原来每片精美的绫罗绸缎里,浸透了多少汗水啊。有幼童在其间玩耍嬉闹,随手摘下熟透的桑葚解馋,不会儿,小嘴小手紫色一片,惹来大人几声宠溺地骂声,也不当真,依然如故,银铃童声随风飘到老远……

伫立窗前,办公楼前的两株广玉兰,三层楼高,叶片肥厚,绿色稠浓,以不变应万变,不变的是它的四季绿,变化的是不着痕迹地换下了去年的陈叶,以簇新的绿昭告世人。因办公楼改造,要把它们移植,不知来年我的相思何处寄放?念此,倒生出几许惘然。

温度升高,风里藏着热,拂过每片叶,枝干上的花苞终究耐不住了,撑破外衣,露出白绸缎似的硕大花儿。最喜它们半开的模样,都说月盈则亏,花开则谢,因为半开着,离繁盛还有余地,留人无尽的念想,至此的美丽端庄,如玉碗摆放枝头,把熟夏盛在里面,芬芳缭绕。

1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