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苑 详情

布谷声声

2021-05-29 07:56:13 大丰日报

陈万荣

“布谷、布谷,布谷、布谷……”,清晨,一声声清脆的鸟叫声,划破宁静的天空。这声音是那么熟悉,显得羞怯而又庄重、孤寂而又自信、失落而又脱俗、普通而又超凡……

“时令过清明,朝朝布谷呜。”这是唐代诗人杜牧在其《布谷》一诗中所写的诗句。从清明之后算起,布谷鸟的鸣叫期只有两个月,然后就在林中做起了“隐士”。中国民间有“杜鹃啼血”的说法,但愿那不是真的,不然每当听到布谷鸟声声鸣叫的时候,我的内心除了被澄明、被拨亮和被打动之外,还充满了隐约的酸楚。

布谷鸟和燕子一样,是一种候鸟。它的叫声因为在春末夏初季节,所以被人们视为报春鸟、吉祥鸟、幸福鸟。布谷鸟的叫声“布谷、布谷”,被人们演绎成多种版本:在课本里我们读到的布谷鸟叫是“阿姑阿婆,栽秧插禾”,这是南方农人听到布谷鸟叫声的含义。苏北人对布谷鸟叫声的演绎有两种:一种人认为是“麦黄草枯、麦黄草枯”,因此有人称布谷鸟为“麦干雀儿”。另一种认为是“咕咕咕咕,你喝什么?我喝糊粥,糊粥没了,再做再做。”喝粥就是吃稀饭。新中国成立前,由于土壤贫瘠,粮食产量很低,经常闹饥荒。每年收麦之前,人们总是仰望布谷鸟早日到来,能够喝上一碗稀薄的粥。然而,当布谷声声的时候,麦穗刚刚灌满了浆,离成熟还有半个月的时间。父亲说,小时候最难熬的就是青黄不接,粮缸里已经不剩一粒粮食,田里的野菜挖没了,能吃的树皮也扒光了。一家人饿得面黄肌瘦,看到青色的麦穗,再也等不得了。母亲总是悄悄地去青麦地里,挑选稍微硬实一点的麦穗,割一些回来,将“麦粒”铺在桌子上压碎,挤出麦浆加上水煮,粥熟后散发出麦香。过了几天,麦穗渐渐泛黄,母亲则用手抹一些麦粒带回家,去壳后将麦粒捏成团,放在锅里蒸熟,那种“美味”令我终生难忘。

70多年的时间,祖国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业、农村、农民旧貌变新颜。上世纪六十年代遭受严重自然灾害,人们还在死亡线上挣扎;到了七十年代,全国人民的温饱问题就基本得到了解决;农村实现大包干以后,农民家家户户有存粮。随着生产条件改善,水利化、机械化为农业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加之科学技术的推广普及,粮食产量逐步增长。水稻亩产由过去的二三百斤猛增到2000多斤,农民再也不用为吃饭问题而担忧了。2020年,贫困地区的农民全部实现脱贫目标,农民正在小康路上阔步前行。

如今,布谷鸟的叫声里,似乎没有人再听出那“糊粥”的字词,它们边飞边鸣唱得更像是一首幸福与美好生活的序曲,带来的是一个个美好的日子。

2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