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搜索 详情

无声的功勋丨香烟壳上的绝笔信

2021-09-14 19:46:03 荔枝新闻

来源:荔枝新闻

  1949年冬春之交,人民解放军开进扬州城,扬州解放。欢欣鼓舞的人群中,一位母亲正急切地寻找着儿子的身影。遗憾的是,她只等来儿子从狱中托同志传递出的一封绝笔信。见字如面,想起为革命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儿子,母亲心如刀绞、泪如雨下。

  邱世毅,1923年出生于扬州,15岁参加新四军投身抗日救亡斗争,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他接受组织安排,考入汪伪“政治训练部直属政训班”,后被分派到泰州汪伪二十五师任中尉情报参谋,借助这个身份,邱世毅秘密承担起泰州、扬州城区的地下工作。

  1943年秋,汪伪苏北绥靖公署迁驻扬州。为了准确掌握敌伪活动的情况,邱世毅设法调入了汪伪苏北绥靖公署。

  扬州北柳巷39号宅院,曲径通幽,是当时扬州教育界名流徐公美的住处。徐公美长期从事教育工作,不少门生故旧在军政界担任要职,而他也正是邱世毅的姑父。邱世毅直接搬进徐宅作为掩护,并在徐公美的引荐下,巧妙利用各种关系进行周旋,很快在伪绥靖公署站稳了脚跟。因为办事老练、工作细致,出身书香门第、年轻有为的邱世毅颇受伪苏北绥靖公署主任孙良诚的赏识,不久便被提拔为少校作战参谋,有了更多接近军事机密的便利。

  1945年4月,经孙良诚特批,邱世毅破格参加了日伪军的一次重要会议,会议主要内容为部署调动伪特务第二团,妄图进一步封锁、分割和蚕食抗日根据地。伪特务第二团是孙良诚的“王牌”,装备精良,同时,日军抽调两个中队和一个小队配合行动

  此时,苏中军民经过艰苦的抗战,正迎来抗日大反攻的新形势。如果日军此次部署顺利完成,势必影响苏中抗战的大局。

  会议结束,邱世毅立即回到家中整理好情报,当晚交由交通员熟背内容后,不带一纸一字,于次日清晨出城,将情报迅速送给组织。

  因为距离敌军预定的行动时间较久,邱世毅担心期间发生变故,所以在送出情报后,仍时刻紧盯日伪军的动向。几天后,邱世毅果然发现日伪的行动计划、行军路线有了新情况。万分紧急,邱世毅化装成商人,冒险赶到新四军十八旅机关所在地,面见旅长刘飞作了详细汇报。根据这份情报,新四军决定在三垛河口设下埋伏。

  1945年4月28日,苏中抗战史上著名的“三垛河口伏击战”打响。从水陆两路进攻的日伪军钻进了新四军预先布好的“口袋阵”。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激战,共歼灭日伪军一千八百多人,同时缴获大批弹药物资。新四军军部特向邱世毅颁发了嘉奖令。

  抗日战争胜利后,根据组织安排,邱世毅在华中二地委社会部担任敌军工作科副科长,负责京沪线上多个城市地下组织的联络工作。

  1947年,国民党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受挫,进而对中共隐蔽战线的绞杀更为疯狂。

  5月的一天,邱世毅装扮成国民党军官,登上一列苏州开往镇江的火车。此行是为了传递一份苏州、南京情报小组的工作报告,殊不知危险已悄然而至。

  不久前,一名与邱世毅接头的交通员被捕叛变,所以,邱世毅一上火车便被特务盯上。

  坐定不久,邱世毅便察觉到异常,有特务警察查验证件,他沉着应对,未留破绽,随后找机会扔掉了秘藏的情报,自己最终不幸被捕。

  被捕后,邱世毅被作为“重大案犯”辗转于镇江、南京、上海多地严加看守,面对各种酷刑折磨,他始终未曾屈服。

  1949年4月,上海宋公园上空响起一阵枪声,邱世毅和战友们一起英勇就义,年仅26岁。

  一个月后,上海解放。

  在狱中,抱定必死的决心,带着对家人的愧疚和对新世界的无限向往,邱世毅曾在香烟壳上留下绝笔:“太阳要出山了,种子快要开花了,个人死亦无怨。”

​链接:

http://www.ourjiangsu.com/a/20210910/1631590356280.shtml


4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