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苑 详情

丰 碑

2021-07-17 07:35:08 大丰日报

徐友权

“硝烟散尽,乌云已走远。赤子之心,红了一片天。铮铮铁骨,且与山河作伴……”听着这首大气磅礴的歌曲《丰碑》,我的心灵被强烈地撞击和震撼。那昂扬向上的旋律,让我想起了那些为新中国诞生抛头颅洒热血的英烈们。

记得我在整理党史资料时,曾拜访过一位早年参加革命的老党员。回忆起战争年代的往事,他感慨万千,老泪纵横。在他的深情叙说中,一个个高大的身影呈现在我的面前。

这位老同志的老乡陈九德是一位共产党员,白驹镇七里桥村人。1944年,陈九德参加革命工作,先后担任沿堤乡民兵大队长、财粮员,跟随区政府在黄乡一带打游击,同时做好公粮的征收、保管和调拨工作。1946年7月15日,陈九德到菜花村去征收公粮时被捕。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他坚贞不屈。7月17日,陈九德被敌人杀害。老人说陈九德牺牲时才32岁,正值壮年。讲到这里他有些哽咽,但很快又摆了摆手说,不提这些事了,战争年代牺牲的烈士太多了。

在白驹烈士陵园,老人走到一座刻有“陈远达烈士之墓”字样的墓碑前停下。老人缓缓地蹲下身抚摸着墓碑说,陈远达是1942年6月15日牺牲的,年仅34岁。他自小习武,立志改变社会不公和列强瓜分中国的现实,报效祖国。1940年10月,黄桥决战胜利后,他投奔新四军。1941年4月,他被调任新四军一师二旅旅部副官,8月调任兴化县委军事科长,并任兴化县六区区长。日军于1941年7月占领白驹后,不断进行扫荡和清剿,推行伪化。陈远达带领区队和敌人周旋,同时严惩汉奸,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大长了抗日民众的威风。

老人用那双苍老的大手拍了拍墓碑说:“好好安息吧兄弟,你的血没有白流,现在一切都如你所愿。”他转过身问我,“你知道白驹原来有个宝还村吗?”我摇了摇头。他说这是用一位烈士的名字命名的。陈宝还在1944年春参加白驹区沿堤乡民兵组织,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担任菜花村村长。

1946年11月,解放军集中3个团兵力在白驹一带打了一场阻击战,陈宝还带领民兵往返于炮火硝烟中抢运伤员。1947年5月,陈宝还将自己的独生子陈荣兴送去参军。同年12月21日,在菜花村战斗中,陈宝还双腿中弹负伤。为掩护新四军游击队撤退,他主动留下阻击敌人。在战斗中身中6刀壮烈牺牲,时年41岁。为了纪念陈宝还烈士,原白驹菜花村更名为宝还村。后来由于区划调整,宝还村划归到了现在的七里桥村。

老人叹了口气说,战争年代没有机会为这些烈士立碑,大多是就地掩埋,有很多牺牲的烈士至今都是无名英雄。他说白驹还有个红色“五人塘”,几十年过去了,没有多少人知道了。

1946年农历十二月廿二,我地下党组织和军属遭到了敌人镇压,五位烈士被活埋在一个事先挖好的坑塘里。他们是军属陈增远、村农会会长杨应祥、乡农会会长陈永湘、民兵中队长李盛宽和杨文兰。老人再三叮嘱我记住这五位烈士的名字,在整理党史资料时把他们的事迹好好写一写。

“啊,丰碑,即使有一天倒下,也要与忠诚相随……”我陪老人在烈士墓前站了很久,内心有太多的感慨和领悟。这些光荣牺牲的先烈,用他们的忠诚和热血铸就了共和国的不朽丰碑。

2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