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苑 详情

戏说齐威王之“国宝”

2021-07-17 07:26:51 大丰日报

孙怀顺

齐威王是战国时期齐国第一代国王,也是一位较有作为的君主。据《史记·田敬仲完世家》记载:齐威王即位不久,就大刀阔斧地整顿吏治,通过调查即墨和阿邑两个地方的治理情况,毫不吝啬地奖励了不行贿赂、踏实办事、政绩卓著的即墨大夫,“封之万家”;而对擅长钻营饰假,地方治理一团糟的阿邑大夫,连同齐威王身边曾经接受其钱财而为他掩丑赞誉的人,毫不留情地施行了烹刑。于是齐国震惧,“人人不敢饰非,务尽其诚,齐国大治。诸侯闻之,莫敢致兵于齐二十馀年。”

在战争频繁的战国时代,为什么各诸侯国较长时期不敢“致兵于齐”?是因为齐国实力强大吗?其实不尽然。当时的齐国乃田氏政权,是刚从原齐国姜氏君主手上夺来的。齐威王开始即位的9年,曾受到诸侯国的普遍指责和入侵,连小小的鲁国、卫国都能染指齐国,说明此时的齐国还不够强大。后来尽管经过吏治整顿,国力有所增强,但短时期内尚不足以称雄天下。笔者以为,当时的齐国之所以能在强敌的四面觇觎之中岿然不动,是因为齐威王手中掌握众多的“国宝”。史载齐威王二十四年,齐威王与魏国国王一同打猎,魏王问他:你有宝贝吗?齐威王说没有。魏王就不解地说:“若寡人国小也,尚有径寸之珠照车前后各十二乘者十枚,奈何以万乘之国而无宝乎?”其意是说,我是小国国王,还有十枚直径一寸的宝珠,能照耀我车前后各十二辆车,您是有万乘战车的大国国王,怎么会没有宝贝呢?请看齐威王是怎么回答的:“寡人之所以为宝与王异。”一开言就如晴天霹雳,不同凡响:我所认为的宝贝与你不同。到底不同在何处?齐威王接着说:“吾臣有檀子者,使守南城,则楚人不敢为寇东取,泗上十二诸侯皆来朝。吾臣有肦子者,使守高唐,则赵人不敢东渔于河。吾吏有黔夫者,使守徐州,则燕人祭北门,赵人祭西门,徙而从者七千馀家。吾臣有种首者,使备盗贼,则道不拾遗。将以照千里,岂特十二乘哉!”原来他说的宝贝是四个大臣:一个大臣叫檀子,负责镇守南城,南方的楚国不敢入侵,泗水流域的十二个诸侯都来朝拜;一个大臣叫肦子,负责镇守高唐,西边的赵国不敢向东到黄河里打鱼;还有一个叫黔夫的大臣镇守徐州,入侵的外敌无法破城,燕国人在北门祭奠阵亡将士,赵国人在西门祭奠战争亡灵,从外地迁移来徐州的有七千多户。再一个大臣叫种首,专门负责国内缉盗治安,遗失在道路的财物都无人捡拾。这四人就是我的珠宝,能光照千里,哪像你的珠宝仅仅照耀前后各十二辆车啊!一席话说得魏王惭愧难当,很不高兴地离开了。

不难看出,同样是国王,对待宝贝的看法却迥然不同:魏王喜欢的是私宝,是专供自己炫耀和享受的金玉珠宝等奢侈品;而齐威王看重的是国宝,是能抵御外侮为国担责的能臣。两人的境界可谓天悬地殊!齐威王深知,要治邦强国,首先要捍邦卫国。国无大小,安定永远是第一位的,只有安定,才能生存,才能发展,才能不断壮大,从而立于不败之地。而国家要安定,就必须有一批外能抵敌、内能治理的将吏。难怪几百年后的汉高祖刘邦荣归故里时吟了一首《大风歌》,全诗仅三句,最后一句竟然呼吼出“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的迫切之声。这就更有力证明,任何一位有作为的君主,首先想到的是国家的安宁,最盼得到的是能威震四方安邦定国的将才。正是由于齐威王高瞻远瞩,把干将能吏看作国之重宝,未经几年,“齐最强于诸侯,自称为王,以令天下。”他的儿子齐宣王,又十分重视文学游说之士,将邹衍、淳于髡等76人皆赐列第,封为上大夫,致使齐都城临淄文才学士荟萃,达数千人。威王重武,宣王重文,文武“国宝”齐备,到了威王的孙子齐湣王时,齐国已相当繁荣强大,比侔强秦。秦昭王称“西帝”,齐湣王为“东帝”。

2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