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特稿 详情

忆苦思甜,铭记岁月

2020-10-24 08:09:36 大丰日报


本报记者 薛思思


丁师林老战士与所获奖章合影。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为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在全区形成崇敬英雄、关爱功臣的良好风尚,即日起,本报推出系列专访报道《70年的征程—跨过鸭绿江》,以还原那场气壮山河的战争,彰显铿锵军魂,敬请关注。

丁师林,1925年生,1949年响应党的号召,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26军76师炮兵356团参加了解放战争。1950年10月,作为首批入朝的志愿军战士,参加了第一、二、三、四、五次战役和上甘岭战役。1954年回国,并于1955年退役复员,服役期间先后荣立三等功三次,其中两次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丁老既目睹了战争的残酷,又体会了凯旋的喜悦,与朝鲜人民相处的时光,更让他对这片土地有着不可割舍的感情。那段岁月已过去了70年,每每回忆起来,丁老依旧眼含热泪,那场保家卫国的战争,也让丁老倍感自豪,如今95岁高龄的他,时常念叨的一句话依旧是:“忆苦思甜,先天下之忧而忧。”

一朝入朝不悔,勇敢坚韧何惧敌人

“当年去朝鲜的时候,奖励了每人5毛钱,可我知道,没有多少人是为这5毛钱上的战场。”从家乡出发,到上海集合,越过长白山,跨过鸭绿江,当时二十多岁的丁师林满腔报国志。由于上过私塾,在当时算文化人,奔赴朝鲜战场后,被安排做了一名通讯兵,架线、接电话,负责所在部队的通讯保障,一干就是四年。

丁老回忆道,他到朝鲜后参加的第一场战役,是在一个叫下偶郡里的地方,那一战双方伤亡都比较惨重。虽然我们各种硬件条件都不如美军,但我们志愿军不怕苦、不怕牺牲的精神却是他们比不了的。无论天气多么恶劣,我们始终没有退缩过,而对方遇到这种一般是躲着不出来的。进攻、撤退、防御、阻击,用精神和战术,我们的优势逐步放大,胜仗也就越打越多。

条件艰苦无比,战争更是处处危机

“记得当时行军打仗,零下32度的天气里,我们一天走100里路,10天走了1000里,1小时休息五分钟,从一个阵地到另一个阵地,翻了一座又一座山,饥寒交迫,有时候人走过去了,马却过不去,只能沿路铺稻草,可谁也没有喊过累。”山地占了朝鲜地貌的70%,对于在平原地区出生长大的丁师林来说,更是挑战。丁老当时所在的部队,10万军人,每人一天一斤粮,这还算是境况不错的,大多数时候,只能吃当地百姓地里刨出来不要的土豆。且由于长时间缺乏盐的摄入,好多士兵都有夜盲症,经常走着走着便到了水里。

除了饥寒交迫的困境,无处不在的危机让志愿军们时刻不敢放松警惕。“我们条件比不上美军,装备也差得很,他们的轰炸机天天在头顶飞,还时不时地投下炸弹,有的定时,有的瞬间爆炸。他们还在走过的桥下安装炸弹,好多睡在桥下的志愿军们都炸没了,晚上他们的探照灯能打亮四五十里路,甚至探到山坳里。”丁老讲述道。为避免美军白天的轰炸,经验丰富的志愿军们想出了一个办法,晚上的时候,用绳子串起队伍,由夜晚视力好的同志带队,利用美军的探照灯照明,偷偷运送粮食,在异国他乡守护着祖国人民。

旧情难舍盼归,忆苦思甜不忘初心

四年的朝鲜生活,数不清的朝夕相处,志愿军与当地百姓所建立的情感已非简单的深厚二字可以表述。从初来乍到,面面相觑的语言障碍,到最后不知不觉的“约定俗成”,这是日积月累的信任,也是发自内心的感恩。“朝鲜人民喜欢把水盆顶在头上,我们志愿军也跟着学,进出他们家里,一定要把鞋子脱掉才可以,还有,他们一般都不盛第二碗饭。”谈到与当地百姓相处的瞬间,丁老顿时笑了起来,当年的瞬间彷佛历历在目。

1954年再次踏上祖国的土地,心境大不一样。家乡文工团得知他们凯旋,烧了一缸又一缸热水,,只为这些保家卫国远赴他乡的战士们,喝上热的水,感受到暖的心。和丁老的交谈中,他的眼中不时有热泪留下,他说:“忆苦思甜,五星红旗为什么是红色的,因为是鲜血染成的。我现在感到很幸福,也很满足,70年了,当初一起上战场的同乡很多没能够回来,他们的名字我也渐渐忘了,但那段和他们并肩作战的时光,怕是想忘也忘不了。”

10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