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特稿 详情

走进湿地探索生命奥秘

2019-08-05 08:57:04 大丰日报

徐雪/文 邱鹏 李东明/摄

“生命是什么?”或许,是千年化石的沉淀,仿佛诉说着曾经的故事;或许,是初生小鹿的懵懂,伴着步履蹒跚的勇敢;或许,是翩翩起舞的鹤群,等待着第一批造访者的惊叹;又或许,是悄然无息中的第一朵花开,把春的信息传入大脑。有人说,一切知识都来自人类的好奇,而最让人类好奇的莫过于生命的奥秘。

7月5日,在阿塞拜疆举行的第43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也是本届大会上第一个新增的世界遗产。在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遗产点面积中,无论是江苏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江苏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南段与东沙实验区,还是江苏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段,大丰的占地面积和位置作用不言而喻。

自然滩涂是“生命的产房”,作为海洋生命体和陆地的重要环链,滩涂湿地是地球表层重要的景观覆盖类型和独特生态系统,兼有陆地生态系统和海洋生态系统的过渡特征,具有独特的环境调节功能和生态效益。大丰地处江苏省东部沿海地区,东临黄海,是滩涂湿地宝库,拥有黄金海岸线112公里,是亚洲东方最大的湿地,被联合国列入世界重要湿地名录。这里自由栖息着麋鹿、丹顶鹤、牙獐等动物,蓬勃生长着近500种海边植物,是一所天然的海滨生物博物馆。这里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生命奥秘,能够让麋鹿保护区选址花落黄海滩涂?这里拥有的三个“世界之最”又是什么?世界濒危物种东方白鹳、“鸟中仙子”丹顶鹤以及中国特有的珍稀鸟种“鸟中熊猫”震旦鸦雀等鸟类何以都青睐此处……让我们一起走进这片神奇的湿地。

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位于江苏省盐城市,包括两个遗产点,分别是江苏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江苏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南段与东沙实验区(被命名为YS-1,含354.69平方公里的条子泥地区),江苏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段(被命名为YS-2)。遗产地面积为1886.43平方公里,缓冲区面积为800.56平方公里,总面积为2686.99平方公里。

关键词【回归】

众所周知,麋鹿分布在全国23个省69个饲养点,其中位于江苏东部黄海之滨的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麋鹿最大的栖息地。这里栖息着5016头麋鹿,其中野外麋鹿种群更是达到1350头。这里水草丰茂,包括了大量林地、芦荡、沼泽地、盐裸地和森林草滩,历史上就曾是麋鹿大规模栖息的地方。它似海非海、似河非河、似岛非岛、似陆非陆,麋鹿能够在这片地域上自在生活,既是重逢,也是回归。

在大型动物当中,麋鹿可以说是唯一一个找不到野生祖先的物种。它原产于中国,主要分布在长江三角洲的沿海地区,并在这片广袤的大地上生活了数百万年。从1967年至1998年,大丰先后出土麋鹿化石12处,从1万年至4000年前人类遗址中出土了大量麋鹿骨骼。因其角似鹿非鹿、面孔似马非马、尾巴似驴非驴、四蹄似牛非牛,俗称“四不像”。2014年11月27日早晨,大丰丁溪河草堰段拓宽工程施工人员黄春洪来到施工现场,启动泥浆泵,用水流冲击淤泥,在冲击到4米多深时,淤泥坑中突然现出一件树枝状的物体。相关专家鉴定后表示,这是麋鹿角亚化石,麋鹿年龄约为15岁。这具较为完整的麋鹿角亚化石和之前的断角都证明了一件事——大丰早在6000年前就是麋鹿的故乡。

时间退回到3000年前,彼时麋鹿相当繁盛,后因自然气候变化和人类猎杀,汉末时近乎绝种。到19世纪时,只剩下约200—300头存活于北京南海子皇家猎苑内。1866年,麋鹿被法国传教士大卫神甫发现,他将标本寄回法国,由法国动物学家米勒·爱德华确定拉丁种名。1894年永定河泛滥冲毁皇家猎苑围墙,麋鹿逃出后,被饥民以及后来的八国联军猎杀或抢劫,从此在中国彻底消失。

在英国,有许多热爱动植物的博物学家,十一世贝德福特公爵就是其中之一,为了保护麋鹿,他花重金收养了18头从中国劫掠到欧洲的麋鹿,并在他距离伦敦一小时车程的乌邦寺庄园圈养。从祖辈手中接下这笔珍贵动物“遗产”的十四世贝德福特公爵同样也热爱动物,他希望能让麋鹿回到中国,让它们回归乡野,自然生长。新中国成立后,国内外专家学者多次呼吁“让麋鹿回归故乡野生放养”,并提出“建立自然保护区”的倡议。最初,麋鹿重引进工程选址在北京南海子。1985年,22头麋鹿从英国引种至北京南海子并获得成功,在国际上产生极大影响。至今,北京南海子麋鹿苑仍然是麋鹿重要的饲养基地、麋鹿科普基地和青少年教育基地。作为被联合国组织列入濒临灭绝动物“红皮书”的麋鹿,最佳的保护方式是建立自然保护区。复壮种群,具体的地点应该选在哪里?中国鹿类权威专家曹克清教授说:“若是饲养,哪里都行。中国这块版图之内,哪里不能饲养呢?而建立麋鹿自然保护区必须有一个最佳生活区,今天这样的最佳生活区,也许就是东北亚热带北部的长江下游。经过中英双方共同协商,中外专家在各地考察选址,为麋鹿的回归寻找“新家”。

1984年初夏的一天,在位于大丰东南角一隅的大丰林场南场,一辆载有中外专家考察组的牛车,在一望无际的林草地中艰难行走,港汊内大批受到惊扰的鹭鸟从专家们头顶上飞过,清晰可见的蝌蚪不时引起专家们的惊叹:“这里的水质太好了!”突然,一头牙獐从草丛中蹿出,大家立刻叫停牛车,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专家Loudon兴奋地说:“牙獐和麋鹿同属鹿科动物,它能生存的地方,麋鹿同样也能生存。”国家林业部处长孟沙补充道:“鹭鸟是涉禽,喜水,大批鹭鸟能在此栖息,说明此地水源丰富,食物品种也一定丰富。”同行的古生物学家曹克清也点头表示:“中国沿海一带发现了大量麋鹿化石,而大丰是密集地带,本地港汊内有蝌蚪生存,说明水质较好,给麋鹿饮用没有问题。再说,大丰有广袤的淤涨型海岸带,我认为可以满足麋鹿需要。”……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热烈地讨论着,南起海南北至辽宁的麋鹿保护区选址工作在这里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不久,大丰林场的南场被划出1.5万亩国有土地,建立了中国境内第一个麋鹿保护区——大丰麋鹿保护区。1986年8月14日,当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即将访华之际,在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和中国林业部的共同努力下,39头来自英国7家动物园圈养的麋鹿,从英国经上海虹桥机场运抵江苏大丰麋鹿自然保护区,至此麋鹿结束了他们大半个世纪在海外漂泊的生涯,开始了回归故土、回归自然的新生活。

关键词【世界之最】

麋鹿回归后,通过国家科技人员及自然保护工作者等多方无私奉献、科学研究,并实施有效保护工作,麋鹿这一种群才得以顺利闯过了“饲养繁殖、适应环境、抵御疫病、建立野生种群”四大难关,安全地走过了“引种扩群、半散放养、回归自然”三大阶段,在原生地成功恢复了野生种群。2003年3月3日,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第一头纯野生麋鹿诞生,结束了全球百年以来无完全野生麋鹿群的历史。为优化野外种群结构,提高遗传多样性,恢复麋鹿野生种群,我区分别于1998年、2002年、2003年、2006年、2016年公开举行了五次麋鹿野放试验,成功恢复了野生麋鹿种群。

如今,占地面积4万亩的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于2015年被国家旅游局评为盐城首个5A级旅游景区。保护区内植物种类繁多,在499种植物中就有223种麋鹿可食和喜欢吃的植物。麋鹿栖息地也同时生活着27种兽类和204种鸟类,其中河麂、野兔、白鹭等近20种鸟兽经常伴随麋鹿左右,还有乌龟、蜥蜴、蛇等21种两栖类爬行动物。此外还有156种鱼类、599种昆虫类动物、10种棘皮动物、62种环节动物、6种腔肠动物、98种浮游动物等,其中和麋鹿一样享有国家级保护的动物就有41种。

目前全世界麋鹿总数不到一万头,共分布于25个国家217个饲养点。中国拥有北京南海子、江苏大丰、湖北石首三大麋鹿种群。时至2018年底,南海子有麋鹿181头;石首有麋鹿1400多头;2019年初,江苏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滨海湿地建立了100多头麋鹿野生种群。而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如今拥有麋鹿5000多头,占全世界数量的60%以上,其中野外种群数量更是达到了1350头,今年繁殖成活820头。适宜的生存环境加上工作人员的精心管护,其野生种群数量、繁殖率和存活率均居世界首位。

可以说,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建立了三个“世界之最”,即世界面积最大的麋鹿保护区、世界最大的麋鹿野生种群及世界最完整的麋鹿基因库,这些成就被中外生态权威专家誉为“旷世罕见的保护成果”,堪称全球珍稀物种保护领域中的成功范例。而野生麋鹿种群的成功恢复亦被称为“影响世界生态行程的非常之旅”,链接了世界上100多年来没有野生麋鹿的生命环缺。

麋鹿,一个命运多舛、清高孤傲、坚贞不屈的物种,由最初的39头发展到5000多头,在大丰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竖起了麋鹿走出世界濒危物种名录、恢复野生种群的里程碑。它们从濒临灭绝到家族兴旺,在黄海之滨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繁衍扩群,续写着新的传奇。

关键词【鸟类】

初冬,徒步于保护区所在的南黄海湿地,海风送来阵阵寒意。往湿地深处走,会看见从北方飞来的冬候鸟。冬候鸟在秋季离开寒冷的北方,一路向南跨洋越海。春天到来时,便从南方飞回,完成迁徙之旅。千百年来如此,循环往复。这片地处东亚-澳大利西亚迁徙路线上的湿地,是候鸟们在漫漫迁徙路途中的落脚点,它们在此憩息觅食、补充体力。这里水域资源丰富、海边滩涂面积大且平坦,孕育了多种类浮游生物。得益于有效的湿地保护,南下或北上的候鸟们,才得以继续停留在这里。

作为黄海湿地的重要景区,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植被覆盖率达70%以上,完好保存了麋鹿及湿地鸟类赖以生存的南黄海湿地生态系统,现已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东亚-澳大利西亚鹆鹬鸟类迁徙网络和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网络,成为全球环境基金(GEF)中国项目示范区、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示范基地、全国示范自然保护区等。

作为遗产地第一期的一部分,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承担着保护麋鹿、丹顶鹤及其湿地生态系统,恢复野生麋鹿种群的重要任务,近年来实施了麋鹿栖息地改造工程,并封闭东川海堤道路,这为麋鹿以及鸟类提供了适宜的栖息环境。随着保护效力的提升,这片湿地的生态系统已日趋完整,生物圈在逐年扩大,生物量在不断上升。已经连续几年发现黑脸琵鹭迁徙停歇种群百余只、东方白鹳越冬种群几十只等,还记录到冕柳莺、淡脚柳莺、双斑绿柳莺、白喉林鹟、乌鹟、星头啄木鸟、暗灰鹃鵙、长耳鸮、小杜鹃、发冠卷尾等一些鸟类新种,丹顶鹤、黑嘴鸥、震旦鸦雀等珍稀鸟类的栖息数量比建区时增加了数十倍,被列入《中日候鸟保护协定》保护的鸟类有93种,彰显了保护区优质的湿地生态环境以及显著的生态保护成效。

白鹭和牙獐自古就是麋鹿的伴生物种。在大丰沿海滩涂,随处可见成群白鹭飞过蓝天,它们在麋鹿身上找到大量食物,一头寄生虫多的麋鹿足以引发白鹭们一场小规模战争。还有牙獐,它们似鹿而小,无角,黄黑色,大者不过二三十斤。盐蒿遍野神鹿鸣,芦苇遮天白鹭飞,是南黄海湿地独有的景致。4万亩的海滨滩涂花红草绿、树茂林深、港汊纵横,近乎古老的原始生态,未经雕琢,与东方大海的潮汐一样,生生不息。牙獐、麋鹿还有白鹭,堪称是滩涂上的“铁三角”。

每到初秋,南黄海湿地总能看到东方白鹳的身影。成年的东方白鹳体高约有1.1米,在候鸟群中显得尤为“高挑”,这种主要分布在东北亚和日本,目前全球数量不超过3000只的濒危物种,在我国也被列为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每年9月初,南迁的东方白鹳会途经南黄海湿地,成为我区冬候鸟中尊贵的成员之一。

2003年,研究人员发现东方白鹳在南黄海湿地栖息;2009年3月,一对东方白鹳提前来到大丰,在麋鹿保护区核心区内诞下一只幼雏,这是东方白鹳在南黄海湿地首次自然繁殖。《新华日报》进行了专题报道,湿地专家指出,东方白鹳在南黄海湿地属冬候鸟,留守越冬地繁殖的行为十分罕见。2009年初,科研人员观察发现,一对东方白鹳已经在湿地一棵刺槐树上筑起“爱巢”,轮流卧巢孵卵。2010年4月,有摄影爱好者在南黄海湿地拍摄到11只东方白鹳,在两棵刺槐树上新筑了鸟巢,成功育雏3只,并一直在此“生活”,好似一个“家族”驻扎到了这里。近年来,东方白鹳的“生活照”经常在大丰湿地被“捕获”,专家甚至确定,东方白鹳这一候鸟在大丰俨然已变成了留鸟。

在这里,还有一种动物被列入了重点保护对象,那就是白头鹤。白头鹤种群目前已经到了濒临灭绝的地步,而自从对它们进行重点保护之后,白头鹤又在这块湿地上繁衍生息,数量逐渐增多。像玄鹤一样,湿地目前受保护的野生动物多达上百种,这里已经成了这些野生精灵们最后的家园。

值得一提的还有震旦鸦雀。震旦鸦雀被称为“鸟中大熊猫”,古印度称华夏大地为“震旦”,这种鸟的第一个标本采集发现是在南京,所以定名为震旦鸦雀。此鸟为我国独有,是一种体形长约18厘米的中型鸦雀,其标志性的特征是它的黑色眉纹,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其列为濒危物种。由于震旦鸦雀飞翔功能较差,没有随季节变化而迁徙的习性,所以只在芦苇荡中生活,并对环境要求非常苛刻。该鸟在我区属于留鸟,同样证明了我区湿地环境的良好。

7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