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特稿 详情

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昨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2019-07-06 07:34:35 大丰日报

申遗捷报 | 中国再添一处世界遗产

当地时间7月5日,在阿塞拜疆举行的第43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世界遗产大会)传来好消息,位于江苏省盐城市的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是本届大会上第一个新增的世界遗产。盐城候鸟栖息地成为江苏省首项世界自然遗产,江苏省的世遗数增至4项(前三项为苏州古典园林、明孝陵、大运河),至此,我国世界遗产总数增至54处,自然遗产增至14处,自然遗产总数位列世界第一。

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位于江苏省盐城市,包括两个遗产点,分别是江苏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江苏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南段与东沙实验区(被命名为YS-1,含354.69平方公里的条子泥地区),江苏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段(被命名为YS-2)。遗产地面积为1886.43平方公里,缓冲区面积为800.56平方公里,总面积为2686.99平方公里。作为我国第一个湿地类世界自然遗产,其范围主要包括江苏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江苏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盐城市东台条子泥、高泥湿地公园。

黄渤海区域拥有世界上面积最大的连片泥沙滩涂,是亚洲最大、最重要的潮间带湿地所在地,也是濒危物种最多、受威胁程度最高的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迁飞路线(EAAF)上水鸟的关键枢纽,更是全球数以百万迁徙候鸟的停歇地、换羽地和越冬地。盐城拥有太平洋西岸和亚洲大陆边缘面积最大、生态保护最好的海岸型湿地,包涵陆地生态系统、淡水生态系统和海岸带及海洋生态系统动植物群落演替,是具有普遍突出价值的生物学、生态学过程典型代表。遗产地区域内有17个物种被列入IUCN物种红色名录:1种极危物种(勺嘴鹬);5种濒危物种(黑脸琵鹭,东方白鹳,丹顶鹤,小青脚鹬,大滨鹬);5种易危物种(黄嘴白鹭,卷羽鹈鹕,鸿雁,寡妇鸥,黑嘴鸥)和一些近危物种(红腹滨鹬,半蹼鹬,黑尾塍鹬,白腰杓鹬,斑尾塍鹬,震旦鸦雀,弯嘴滨鹬,铁嘴沙鸻,蒙古沙鸻,翻石鹬)。据研究,勺嘴鹬、小青脚鹬、大滨鹬、大杓鹬等几种鸟类的生存非常依赖于盐城滨海湿地及其邻近地区。极危物种中华凤头燕鸥也极度依赖当地的海岸海洋系统。

和中国其他所有17项自然遗产及复合遗产不同的是,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大部分遗产地为海域,可以说,本次申遗成功是中国的世界自然遗产从陆地走向海洋的开始。

关键词【大丰】

在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遗产点面积中,无论是江苏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江苏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南段与东沙实验区,还是江苏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段,大丰的占地面积和位置作用不言而喻。

大丰地处江苏省东部沿海地区,东临黄海,是滩涂湿地宝库,拥有黄金海岸线112公里,是亚洲东方最大的湿地,被联合国列入世界重要湿地名录。

我区生物多样性十分丰富,属亚热带和暖温带的过渡性气候,自由栖息着麋鹿、丹顶鹤、牙獐等动物,蓬勃生长着近500种海边植物,是一所天然的海滨生物博物馆。目前我区滩涂的冬候鸟以东方白鹳、丹顶鹤为代表,留鸟则以震旦鸦雀为代表。

1986年8月14日,中国政府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合作,将39头麋鹿从英国重引入,放养在位于大丰境内的麋鹿自然保护区,希望能繁殖扩群,尽快恢复麋鹿野生种群。目前,保护区麋鹿种群数量已经由1986年建区时的39头发展到5016头,建立了世界面积最大的麋鹿保护区、世界最大的麋鹿野生种群及世界最大的麋鹿基因库三个“世界之最”,成就了大丰“麋鹿之乡”的闪亮名片。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占地面积4万亩,2015年被国家旅游局评为盐城首个5A级旅游景区。作为黄海湿地的重要景区,其植被覆盖率达70%以上,完好保存了麋鹿及湿地鸟类赖以生存的南黄海湿地生态系统,保护区已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东亚澳大利西亚鹆鹬鸟类迁徙网络和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网络,成为全球环境基金(GEF) 中国项目示范区、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示范基地、全国示范自然保护区、全国科普教育基地、全国未成年人生态道德教育先进集体等。截至5月底,该保护区麋鹿种群数量为5016头,占全世界总数的60%以上,其中野外麋鹿种群1350头,今年繁殖成活820头。除麋鹿外,保护区还有兽类27种,鸟类204种,两栖类和爬行类21种,鱼类156种、昆虫599种,棘皮动物10种、环节动物62种,腔肠动物6种、浮游动物98种。其中国家一、二 级保护动物41种。

作为遗产地第一期的一部分,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承担着保护麋鹿、丹顶鹤及其湿地生态系统,恢复野生麋鹿种群的重要任务。由于多年来有效保护,这片湿地的生态系统已日趋完整,麋鹿保护区的生物圈在逐年扩大,生物量在不断上升,鸟类的种类和数量不断增多。如丹顶鹤、黑嘴鸥、震旦鸦雀等珍稀鸟类的栖息数量比建区时增加了数十倍,被列入《中日候鸟保护协定》保护的鸟类有93种。

(徐雪)

湿地风光

申遗回顾 | 不平凡的2014—2019

关键词【四个阶段】

世界遗产是指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确认的人类罕见的、目前无法替代的财富,是全人类公认的具有突出意义和普遍价值的文物古迹及自然景观。世界遗产包括文化遗产、自然遗产、文化与自然遗产和文化景观四类。

世界遗产大会全称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每年召开一次,首届大会1977年在法国巴黎举行。大会的主要工作包括审议遗产项目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审查已列入《名录》遗产的保护状况,探讨世界遗产领域治理的重要议题等。

申报世界自然遗产需要的程序,主要分4个阶段:列入预备清单——申请预审——正式申报——世界遗产中心审核表决。

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申遗历程:

2014年10月——盐城开始着手调研、研究黄海湿地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工作;

2016年12月——盐城成立申遗工作领导小组,组建了盐城市黄海湿地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启动世界遗产申报工作;

2017年2月28日——上报“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至世界遗产中心,辽宁、河北、山东、江苏4省14处沿海湿地进入预备世界遗产名单;

2018年1月底——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正式推荐“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作为2019年世界自然遗产申报项目;

2018年10月14-19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专家Sonali Ghosh女士及Tilman Jaeger实地考察盐城提名地;

2019年1月25日——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申遗区域保护地联盟成立,监事单位为国家林草局自然保护地管理司;

2019年2月22日——中国提交的补充材料中将条子泥地区作为一期提名的一部分申报,并表示计划在2022年2月之前提交第二期的提名文本;

2019年5月20日——世界遗产中心披露IUCN评估结果,建议“重报”;

2019年7月5日——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徐雪)

2018年10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专家来丰考察

申遗故事 | 全区力推申遗

“一片蓝蓝的天,一方郁郁的林,浩浩荡荡,大自然慷慨赠予的圣洁而美丽倾心的南黄海湿地。”去年,在黄海湿地申遗之际,我区残疾人作家韦江荷写下了一篇《大丰真自豪》的诗篇。今年7月5日,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申遗成功的喜讯持续火爆了大丰人的朋友圈。

自申遗工作启动以来,我区高度重视,先后成立专门班子,牢固确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对我区涉及到申遗范围内的环境综合整治等工作进行部署,对任务进行细化和分解,明确内容和完成时限,确保申遗各项任务如期完成。

“申遗工作项目多、任务重,为了按时按质按量完成申遗工作,大家都是拼着一股劲、拧成一股绳地在干。”区自然资源管理局副局长许锋回忆起申遗历程,每项工作仍历历在目。他说,申遗工作组成员放弃了节假日,承担了申遗工作的巡查、督导工作,协调解决推进中遇到的各种重大问题,扫除一个又一个障碍,全力以赴做好各项申遗工作。“我们每天分南北两条线路,对河道、公路沿线、海域范围内的各类影响申遗事项进行摸排,同时对需整改事项进行督查。力争以最自然、最和谐、最科学的原生态黄海湿地,迎接评估和考核。”

麋鹿保护区作为黄海湿地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以和谐共生、良性循环、全面发展为宗旨,依托珍稀动物麋鹿及南黄海湿地生态系统,采取生态友好方式,开展生态游、科普游和文化游。在申遗工作开展以来,景区上下更是不遗余力支持工作。景区鸟类研究专家刘彬告诉记者,景区非常重视资源环境的保护工作,坚持“资源保护永续利用,保护开发有机结合”的原则,大力保护麋鹿种质资源、周边湿地资源和生态景观资源。

除此之外,社会力量也在不断关注申遗工作。李东明是一名摄影爱好者。一次偶尔的机会,他对湿地滩涂鸟类,尤其是极危物种——勺嘴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九年来,他拍摄了大量勺嘴鹬的图片,为勺嘴鹬研究和论证提供了大量的图片资料。而他自己,也由一名摄影爱好者变成了生态环境保护的志愿者。得知申遗成功的消息,李东明激动得热泪盈眶。“我是《勺嘴鹬在中囯》NGO机构的志愿者,勺嘴鹬就在黄海这片滩涂上,我关注跟踪了9年了。申遗成功,为勺嘴鹬中转赢得了一席之地。”申遗期间,李东明先后参加了外国专家评审团、鸟类调查与记录等多项活动,为申遗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为使申遗工作深入人心,我区还组织群众以喜闻乐见的方式宣传申遗知识,提高干部群众对申遗工作的知晓率,促进他们自觉维护环境,增强对湿地生态环境的保护意识。

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成功申遗,是国际社会对黄海湿地自然遗产价值和保护管理工作的认可,也对世界生物多样性保护提供参考范本。这片湿地将不断推动我区绿色可持续发展,最终实现保护与发展的共赢。

(陆卉)

申遗是为更好地保护

7月5日15点30分,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召开的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该消息令人欢欣鼓舞。但凡参与过申遗,无论是专家、政府人员,还是景区管理者,都会用艰难来形容这条“漫长的路”。

申遗的成功,将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提供大丰实践,为营造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良好局面注入持久动力。有利于增强市民生态保护意识,促使大丰用国际保护理念、管理方式和标准做好保护工作,同时以实际的保护成果接受国际社会监督。有利于提高大丰的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将吸引各国政府组织、遗产研究学者等来丰开展交流平台作,城市将被赋予更多的国际元素。有利于促进旅游业加快发展。充分提高大丰旅游资源品牌档次,为做大做强旅游产业奠定坚实基础,推动大丰生态旅游业高质量发展,从而成为世界级的生态旅游目的地。

申遗的目的不仅仅是让全世界认识大丰、了解大丰和黄湿地,而是为了更好地保护沿海湿地和生物资源。切莫认为申遗成功了就万事大吉,不要因为申遗成功了就放松保护,不能把重点放在过度开发利用上,要让世界遗产的保护理念深入人心。

更好地保护,当守住申遗初心。“世遗”名头不只是旅游招牌,还意味着更厚重的保护责任。有关部门需要对照遗产地管理的标准做好规划工作,加强遗产地保护法律法规的建立和完善,从更高层面、用更高标准保护这片净土,找准保护世界遗产的正确思路,实现保护与合理开发利用的平衡,对得起以往的守护努力,更为孙子后代留下宝贵的文化遗产。

更好地保护,需要多方总动员。除了政府要加倍努力之外,还需要依靠国内外合作与政府民间多方合力,丢弃把“世遗”项目当“摇钱树”的功利思想,寻找保护自然文化遗产的有效措施,开展全民环境教育,将黄海湿地的精神实质、自然风貌、绿色形象展示给世人,真正让“申遗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在全社会形成共识,并转化为支持保护的自觉行动,从而更好地享受生物多样性带来的福利。

申遗成功,只会被当作起点,而遗产保护工作将永远在路上。

(陆卉)


2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