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苑 详情

2019-07-06 07:31:39 大丰日报

袁  红

​到兴化旅游,成家大司马府一进院落垂花门前的一株紫藤,正是花开满枝头的时候,一挂挂烟紫色的花,如梦如幻。整个火巷顶上被绿荫铺开来,紫藤花从东屏门一直开到西屏门,错落有致,锦绣一片,这个场景一眼就深深打动了我,怎么着都要在院子里长一棵紫藤花。

真的把紫藤花弄回来却产生了怀疑:手指粗的枝干歪歪扭扭地伸出去,把枝头绕到篱笆上,光秃秃的枝干顶着几片数得过来的叶片,哪有那种曼妙美好的感觉。想想它是新移回来的,人挪活树挪死,就怕受伤了,慢慢地精心照应着,等待来年的风采吧。

第二年春来到,公园里的紫藤都开花了,我们家的紫藤移过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近乎一年的光阴悄无痕迹,阳光、水分、土壤都白白地浪费了。第三年,紫藤花就像被冻住了,还是那么几个叶片在春光里瑟缩。这花是不是死了?为什么几年都没动静?

紫藤花并不能理解我们人类的这种焦虑和渴望,它一直我行我素地走过季节的春夏秋冬。在我们失望得不想再欣赏它的时候,第四年的春天,某一日,却突然发现紫藤花变了,它精神饱满,神采奕奕,一下子长出了许多新鲜的嫩叶,那些叶片头上伸出来的触须在春风里扭来扭去,然后攀附到篱笆上,甚至在叶片的缝隙里还挂下来一小串紫莹莹的花。紫藤花的休眠期结束了,它静静地吸收了几年的营养开始爆发,到夏日绿荫堆烟的时候,紫藤花下已经可以躲避炙热的阳光了。

再想想,毛竹也是这样,新芽埋在土里要静静地等待四年,这个过程无声无息,死寂般落寞,无人关注,无人喝彩,孤独地待在黑暗里。到第五年,某个春日,一夜毛毛细雨,早晨雨一停,就能听到竹园里“沙沙沙”毛竹拔节的声音,转眼间出土的毛竹就有一尺高,用不了多久,一晃眼,眼前就会出现一片新竹园。

后来听农学专家说,植物的休眠就是一种有准备的蛰伏,它们在生命的初期、在受伤的时候、在一段奋力地生长过后,它们蛰伏下来,开始休整,每日尽可能多地吸收营养,安安静静地休息一段时间,等待最好的时机,重新爆发出强烈的生命力。这就是植物的智慧,它们长长停停,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我们人类有时候并不懂“止”的智慧,只晓得一味地蛮干、索取、牺牲,煎熬掉最后一点心血。像夸父逐日就是最好的例子,那样了不起的巨人因为不懂止的道理,像一根橡皮筋崩断最后一点弹性,力竭而亡。夸父倒下去的那一刻也许他意识到息和止的重要性,他看到了植物的智慧,倒下的夸父化身为一片邓林,从此生命不息、生长不止。

西楚霸王项羽,一世英雄,战无不胜。在楚汉之争中一时失利,被刘邦的大军围困在垓下。当时部下一致要求渡过乌江,等待东山再起的机会。但是一生骁勇自负的项羽,至刚易折,不懂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道理,一剑自刎在了乌江边上。要是项羽懂得了蛰伏的重要性,懂得了胜败乃兵家常事,上善若水、柔则长存的道理,哪有后来刘邦的大汉朝。

向植物学习生存之道,不急不躁,把人生的路当作曲线来走,走走停停,周而复始。平坦的时候,我们就努力地奔跑;当遇到挫折的时候,我们也不悲观失望,而是停止下来,一边休息,一边思考,找寻新的方向。

中国传统四柱命理认为人的一生很少有一帆风顺到底的,我们常说人生是一节一节过的,几节过到头。运气有个期限,差不多是三五年一个循环,物极必反,否极泰来,所以当我们走到人生的下坡路,也要安之若素,把这时候的诸事不顺、身体不好、多灾多难当作磨炼,要像古人说的“谁无暴风劲雨时,守得云开见月明”。学会了植物的静止,在人生的低谷绝不放弃,慢慢地修复,修身养性,等待循环过来的新起点,把有限的生命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生命就会被无限拉长,就会涅槃重生。

师法自然是我们一生的课题。


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