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搜索 详情

大丰法院扫黑除恶宣传案例

2019-06-13 10:02:54 大丰日报

案例一:欺诈百姓“套路贷”,扫黑除恶必严惩

一、案情概要

2017年12月,被害人周某联系被告人王某借款20000元,约定期限一个月。交款时,被告人先行扣取利息,被害人周某实际拿到现金18400元。被告人王某还要求被害人周某书写一份40000元的格式借据,当周某提出异议时,被告人王某声称这只是一种借款的保证形式,并非真的要其偿还40000元债务。2018年1月12日,被告人王某要求被害人周某偿还上述债务。当日20时许,被告人王某召集被告人张某明、王某薪和王某甲等人讨要债务,将被害人周某从盐城市大丰区某松浴室强行带至盐城市大丰区大丰港某金融门市,又于当日24时左右,将被害人周某强行带至盐城市大丰区某海浴室限制其人身自由。期间,被告人王某和张某明等人对被害人周某实施殴打,非法限制被害人周某人身自由长达30余小时。

2018年9月,盐城市大丰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对被告人王某、张某明、王某薪、王某甲以犯非法拘禁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有期徒刑十个月、有期徒刑七个月、有期徒刑七个月。

二、法官说法

在“套路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假借民间借贷之名,处心积虑设计各种套路,制造经济纠纷假象,将虚构的债务合法化非法强占他人的财产具有非常强的隐蔽性和迷惑性。“套路贷”以借款为幌子,通过设计套路,引诱、逼迫借款人垒高债务,最终达到非法占有借款人财产的目的。“套路贷”存在诱骗受害人签订虚假合同,制造银行流水,单方面肆意认定违约等多种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主动追求并制造“违约”事实的发生,为下一步设计“套路”、非法占有更多财物奠定基础。“套路贷”本质上属于违法犯罪行为,在实施的过程中不仅破坏金融管理秩序,还伴随产生多种违法犯罪行为,严重侵害受害人人身权、财产权,其签订的虚假借款合同以及恶意垒高的债务一律不受法律保护。

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前三款罪的,依照前三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套路贷”是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开展以来重点打击的目标之一。本案中,被告人王某在借款时候,扣除利息,并诱骗受害人签订虚假合同。待到被告人王某要求被害人周某偿还债务时,周某才意识到自己被骗。被告人为了非法占有更多财物,限制被害人周某的人身自由达到30多个小时,并多次殴打周某,这一“追债”过程完全符合非法拘禁罪的构成要件。当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开展,“套路贷”必将受到严厉惩罚。

案例二:冲动酿惨剧,受伤又入狱

一、案情概要

2017年7月6日晚上,被告人咸某春接到微信语音,得知被告人朱某欲与其女友进行语音聊天,双方遂发生口角、争吵,继而在电话中相约斗殴。次日中午,被告人朱某与被告人咸某春双方电话相约斗殴时间、地点。被告人朱某召集了陈某凯、常某冬、葛某洋等人,被告人咸某春召集陈某杰、朱某健、曹某、周某海、陈某根、葛某、樊某佑、冯某晨等人,在盐城市大丰区某广场大转盘处,以拳打脚踢的方式进行互殴。双方互殴过程中,被告人朱某、陈某凯受伤。经法医鉴定,被告人朱某左额部头皮创口,损伤程度构成轻微伤;陈某凯右耳外伤性骨膜穿孔,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

2018年8月,盐城市大丰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对被告人朱某、咸某春、陈某杰、朱某健、陈某根、陈某凯、葛某、常某冬、葛某洋、周某海、樊某佑、曹某、李某飞以犯聚众斗殴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到二年三个月不等。

二、法官说法

聚众斗殴是一种多发的刑事案件。聚众斗殴罪是指为了报复他人,争霸一方或者其他不正当目的,纠集众人成帮结伙地互相进行殴斗,破坏公共秩序的行为,往往会造成公民的人身权利和公私财产权利受到侵害的结果,对整个社会秩序的严重威胁。

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聚众斗殴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多次聚众斗殴的;

(二)聚众斗殴人数多,规模大,社会影响恶劣的;

(三)在公共场所或者交通要道聚众斗殴,造成社会秩序严重混乱的;

(四)持械聚众斗殴的。

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本案中,双方均是年轻人,因为一些争执便进行约架,各自组织了多名人员在人流量大的商业中心斗殴,不仅导致多人受伤,更对社会秩序造成了不良影响。本案的所有被告人,均被判处一年以上的有期徒刑,他们因为一时冲动和义气,付出的是失去自由的代价。

案例三:一时意气用事,几年牢狱反省

一、案情概要

2018年6月17日晚,被告人朱某华因进错KTV包厢,便与刘某在包厢内发生争吵,刘某随后联系被告人蔡某隆,后者持事先准备的未开封红酒瓶赶至该包厢,持红酒瓶对朱某华头部进行击打,致朱某华头部受伤。次日零时许,被告人朱某华为泄愤,遂召集被告人茅某等人找蔡某隆进行报复,在盐城市大丰区某烧烤店内,被告人茅某持铲刀对被告人蔡某隆及李某甲、刘某等人进行殴打,被告人蔡某隆持啤酒瓶砸打被告人朱某华,继而引发互殴。最终,朱某华头部、茅某头部、蔡某隆头部、刘某头部、李某甲脖子均有不同程度受伤。经法医鉴定,朱某华构成轻伤二级;茅某构成轻微伤;刘某构成轻微伤;蔡某隆构成轻微伤。

2019年1月,盐城市大丰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对被告人蔡某隆、朱某华、茅某以犯寻衅滋事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

二、法官说法

寻衅滋事是指肆意挑衅,随意殴打、滋扰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寻衅滋事犯罪多发生在公共场所,常常给公民的人身、人格或公私财产造成损害。

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本案中,被告人蔡某隆、朱某华、茅某在某KTV及某烧烤店等公共场所随意殴打他人,导致一人轻伤、三人轻微伤,情节恶劣。纠纷的发生本是一方进错KTV包厢而已,但是双方却将小事变大,在公共场合随意殴打他人,造成多人受伤,对社会秩序造成了极坏的影响。虽然各方都已认识到自身的错误,并赔偿道歉,但最终还是要受到刑法处罚。

案例四:逃避抓捕十余载,法网恢恢终难逃

一、案情概要

被告人居某甲、王某乙、陈某丙、谢某丁经事先商议,于2004年3月1日深夜,携带钢管、电警棍、绳索等工具,驾驶汽车从兴化市驶至原大丰市刘庄镇被害人的畜禽饲料门市,剪断门锁后,蒙面进入门市东侧宿舍,被害人束某某、庄某某发现后,企图喊人并进行反抗,被告人便开始殴打被害人,并将两名被害人捆绑起来,劫得宿舍内的一只保险柜(内含现金人民币30000元及金银首饰等物)。事后,四人对赃款赃物进行了瓜分。次日,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对犯罪分子网上追逃。经过多年坚持不懈的努力,犯罪分子最终被全部抓捕归案。

2018年12月,盐城市大丰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对被告人居某甲、王某乙、陈某丙、谢某丁以犯抢劫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有期徒刑九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两万元。

二、法官说法

抢劫罪是一种严重暴力型犯罪,危及他人的人身安全与财产安全,被害人往往是当场遭受暴力、胁迫或其他的方法,被迫交出财物或被抢走财物。被告人进入他人住所抢劫,系入户抢劫,在刑法上将被加重处罚。

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入户抢劫的;

(二)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

(三)抢劫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

(四)多次抢劫或者抢劫数额巨大的;

(五)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

(六)冒充军警人员抢劫的;

(七)持枪抢劫的;

(八)抢劫军用物资或者抢险、救灾、救济物资的。

本案中,四名被告人进入被害人的住所,采取殴打、捆绑等暴力手段,抢劫财物,其行为构成了抢劫罪,并符合入户抢劫的情节。四人怀着侥幸的心理,以为逃避了法律的惩处,殊不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四人被绳之以法,为各自的犯罪行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案例五:网上买卖枪支弹药,上线下线一锅端掉

一、案情概要

2017年3月至6月间,被告人赵某通过微信,联系刘某甲、李某、韦某甲、霍某、徐某、吴某、柏某进行枪支、弹药买卖。在这一过程中,被告人赵某先与下线刘某甲、李某、韦某甲、霍某、徐某、吴某、柏某、朱某甲洽谈好购买枪支、弹药的种类、数量和价格,下线根据价格预先付款汇给被告人赵某。被告人赵某在收到付款后,与其上线联系发货,并提供地址。最终,被告人通过上线将气枪配件分批发货给李某、霍某、吴某、徐某、柏某,并网上指导他们将气枪配件组装成仿“秃鹰”气枪。经鉴定,非法买卖的5支气枪对人体均具有致伤力。同时,被告人赵某还通过被告人任某甲将气枪铅弹6900发分别发给刘某甲、李某、韦某甲、霍某、徐某、吴某、柏某、朱某甲等人。

2018年9月,盐城市大丰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一、对被告人赵某以犯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被告人任某甲以犯非法买卖弹药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三个月、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二、依法追缴被告人赵某、任某甲违法所得上缴国库。三、公安机关扣押的仿“秃鹰”气枪5支、铅弹1231发、打气筒1只、枪支握把1只等,均予以没收,由盐城市大丰区公安局依法处理。

二、法官说法

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是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枪支、弹药、爆炸物这种危险物品,易被犯罪分子控制,有可能危及到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国家财产的安全,给社会治安留下极大隐患。我国政府非常重视对枪支、弹药和爆炸物的管理,颁布有关法律规定,对枪支、弹药、爆炸物实行国家管制。

我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规定: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枪支、弹药、爆炸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前款规定处罚。

单位犯前两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本案中,被告人赵某利用网络进行枪支、弹药交易,涉及枪支、弹药数量较大,其交易过程中有明显的上下线,买卖的枪支均对人体有致伤力。被告人的行为严重触犯我国枪支管理的规定,危害了公共安全。现犯罪分子均已受到刑罚处罚,买卖的枪支弹药也全部被依法处理。此案的办理,维护了社会秩序的安定和谐,保障了公共安全的长治久安。


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