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搜索 详情

樊嘉:最喜欢病人健康来复诊

2019-06-11 09:58:04 大丰日报

本报记者 蔡剑涛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特需门诊16号诊室,樊嘉的专家号,加了一个又一个。许多患者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就为了等他一个判断。

在大家心中,见到樊嘉,就等于看到了生存的希望。为了这份信任,樊嘉的门诊从不限号。看片子、问病史,从上午8点到下午1点,常常是六七十位病人“连轴转”。樊嘉说,给病人提供帮助,正是医生的价值所在。“我最喜欢病人健康地来复诊。”

从普通医生,到医院院长、中科院院士,一路走来,樊嘉初心不改。从医30多年,他为9000余例肝癌患者实施手术,开展了2000余例肝移植。樊嘉和他的团队成功开展多项高难度新技术,开创世界首例利用切除的废弃肝脏行成人——儿童部分肝移植、亚洲首例机器人辅助活体供肝移植、国内首例经典劈离式肝移植等一系列“首开先河”的手术。在第二届国家名医盛典上,樊嘉获得“国之名医·卓越建树”光荣称号。

今年2月,樊嘉和他的团队接待了两位特殊的病人。这对父女间“捐肝救父”的故事曾被媒体广泛报道。18岁的女儿意欲捐肝救父,中山医院伦理委员会审议通过这个特殊的肝移植手术申请,并获得上海市卫生健康委批准后,樊嘉和他的团队为他们实施了手术。女儿个子小体重轻,即使获取她的右半肝给父亲,供受比也刚处于满足生理要求的边缘状态,因此供肝的切取要求精准,并需对缺乏静脉回流的肝段进行静脉搭桥重建。另外,女儿的肝右动脉非常细,需要使用精细的显微外科吻合技术才能精准地和她父亲的动脉对接。这对于经验丰富的移植团队来说并不困难。真正的挑战是术前大家都没有预料到的,在肝动脉吻合完成后,动脉搏动仅维持数分钟就消失了,多次使用专用导管经过侧枝对吻合口进行探查和扩张,没有发现吻合口狭窄和血栓形成,但每次探查扩张后动脉搏动仍仅能维持数分钟。樊嘉临危不乱,迅速查找原因,在使用药物降低门脉压力,并结扎脾动脉后,动脉终于能正常地维持搏动了。难关一过,受体的手术也很快顺利结束,父女两人都平安地渡过手术关。

手术碰到突发情况并不意外。一个外科医生,需要面对太多的惊险。樊嘉曾经历过近10例肝移植手术,病人在病肝切除后、新肝植入前心跳突然停止,经抢救最终化险为夷。让樊嘉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他们坚持为病人做了一个半小时的体内心脏按压,这不是常见的体外心肺复苏,而是医生用手直接在裸露的心脏上按压。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建有远程会诊中心,樊嘉常常出现在大屏幕面前。去年9月10日,一台难度极高的肝右叶巨块肝癌切除手术,就在樊嘉的指导下成功实施。由于病人右叶的巨块型肝癌占据整个右上腹,导致显露和分离非常困难,加上肿瘤紧贴并压迫下腔静脉,手术风险也非常大。只见樊嘉院士一边紧盯着电视屏,一边通过互联网远程视教系统与主刀医师用简洁的专业术语进行沟通,不时提出指导意见。屏气凝神的手术过程中,还能听到监护仪传出的嘀嘀声。术野的显露游离、第一肝门的解剖性分离、切肝、第二肝门和下腔静脉的保护等一个个难点被攻克,巨块的右叶肿瘤被完整地切除了下来。

樊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优秀医生不能只低头看病,还要潜心研究;卓越的医院也不能只做好临床,还要通过科研提升技术水平。”经过十多年攻关,樊嘉和他的团队研究发现了肝癌转移复发的一些新机制,首创肝癌肝移植术后复发转移防治新策略。利用该成果构建的肝癌转移复发预测模型,能准确识别转移复发高危人群,指导个体化治疗。国际上对于肝癌肝移植有一个严格的“米兰标准”,只有单个肿瘤直径不超过5厘米、多发肿瘤数目少于3个且最大直径不超过3厘米的病人,才能进行肝移植手术。但是中国人发现肝癌时,绝大多数已超过5厘米。樊嘉带领团队用五年时间研究251例肝癌移植病例,分析提出肝癌肝移植的“上海复旦标准”:只要肿瘤尺寸不超过9厘米就可以进行肝脏移植。经证实,符合“上海复旦标准”的肝移植病人术后的三年生存率达80%左右。

因为肝源的特殊性,从拿起手术刀的那一刻起,樊嘉就习惯了这样的节奏:夜深人静时走进手术室,天放亮后回家,7点半又准时出现在病区,每周工作时间超过80小时,最忙的时候一天要做20台手术。

这一切,只是因为樊嘉知道,病人是等不起的。

樊嘉读片了解病人病情樊嘉察看住院病人恢复状况

3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