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苑 详情

麋鹿走过70年

2019-06-01 09:08:42 大丰日报

丁玉华

麋鹿起源于长江、黄河中游,距今已有近300万年的历史,是中国特有的世界濒危珍稀动物。其角似鹿角、脸似马脸、蹄似牛蹄、尾似驴尾,俗称“四不像”。因人类滥捕滥杀、开垦麋鹿栖息地、气候变化和动物特化等因素,导致野生麋鹿最后灭绝于十九世纪初叶。人工豢养麋鹿也因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城,被洗劫一空。从此,在中国生存了几百万年的麋鹿就此销声匿迹。

麋鹿在中国本土绝迹长达半个多世纪。19世纪末叶,流落海外的麋鹿过着飘泊不定生活,艰难地繁衍生息。新中国成立后,中英两国开始商谈麋鹿回归事谊,在双方共同努力下,最终达成了让麋鹿回归老家的协议。1956-1987年,五批87头麋鹿从英国相继回归中国。在此期间,英国乌邦寺庄园主通过英国政府和民间组织与中国科学院及中国动物学会联系,于1956年和1973年各赠送给中国两对麋鹿,放养在北京动物园。这4对麋鹿由于难产等因素,在动物园繁殖缓慢,时至1984年,种群仅有12头。改革开放后,世界自然基金会、英国政府及乌邦寺庄园主又于1985年、1986年、1987年分三批共赠送79头麋鹿给中国政府,分别放养在北京南海子麋鹿苑(38头)、江苏大丰麋鹿自然保护区(39头)及上海西郊动物园(2头)。

为做好麋鹿的重引入工作,1985年经国家批准成立中国麋鹿基金会,现在更名为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及绿色发展基金会。1985年12月,《中国日报》报道香港和麋鹿回归是当年中国最重要的两件大事。麋鹿回归后,中国的科技人员及自然保护工作者经过30多年的无私奉献、科学研究和实施有效保护的艰苦工作,使麋鹿闯过了饲养繁殖、适应环境、抵御疫病、建立野生种群四大难关,解开了一道道重大难题,破析了一个个神秘密码,填补了一项项世界空白,让麋鹿安全地走过了引种扩群、半散放养、回归自然三大阶段,在原生地成功地恢复了野生种群,这一成果已成为中国为世界拯救濒危动物提供的成功范例。

截至2018年,经过70年的艰辛努力,实施了引种扩群、饲养繁殖、科学研究、拯救保护举措,麋鹿数量已发展到6000多头,占世界总数的86%。现生麋鹿已分布全国23个省、市,建立了自然保护区、动物园、公园及研究中心等69个饲养点。现在,中国拥有北京南海子、江苏大丰、湖北石首三大麋鹿种群,在麋鹿原生地恢复了大丰、石首、洞庭湖、盐城四个麋鹿野生种群。时至2018年底,南海子有麋鹿181头,重现了百年前皇家园囿豢养麋鹿群;大丰麋鹿总数达4556头,成为世界最大的麋鹿种群,建立了最大的麋鹿基因库,于1998年、2002年、2003年和2006年,将四批53头麋鹿放归大自然,现有麋鹿野生种群905头,在南黄海湿地有计划地恢复了麋鹿野生种群;石首麋鹿现有1400多头,1998年洪灾期,石首麋鹿走出保护区,现已形成了三合垸、杨坡坦、兔儿洲麋鹿野生种群600多头;1998年长江发生特大洪灾,石首部分麋鹿游泳横渡长江,自然迁徙至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目前已建立了160多头的洞庭湖麋鹿野生种群;2019年初,江苏盐城湿地珍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滨海湿地建立了100多头麋鹿野生种群。

国家衰则麋鹿衰,国家兴则麋鹿兴。远古时期,麋鹿物种鼎盛发展的盛大走势,是中华大地原始生态文明的展现。商周以后,麋鹿物种渐进趋向衰落,几次在灭绝悬崖的边缘徘徊,一次次冲破了发展路径上的灰色屏障,是对人类开展无序活动的无情警示。新中国成立70年,尤其是改革开放40年,麋鹿得到了国人的拯救、保护,在麋鹿的故乡引种饲养,多点豢养,繁殖扩群,恢复野生种群,这是新中国现代生态文明的具体体现,也为世界拯救保护濒危物种提供了一个中国样本。随着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推进,人与麋鹿友好相处、和谐共生,将成为子孙后代借鉴和效仿的行为模式。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将形成长江野生麋鹿自然生态廊道和滨海野生麋鹿自然生态廊道,华夏大地重现麋鹿千百成群的蔚为壮观场景一定会变为现实。



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