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苑 详情

多情的粽叶

2019-06-01 09:06:55 大丰日报

朱明贵

人们通常将采摘、晾干、煮熟之后用来包裹各式粽子的叶片叫粽叶。其实,它是一种常见的芦苇叶子,只是它在与糯米及其丰富的馅料成就了粽子的翠绿外衣与清香美味后,才有了粽叶的称谓。我想,这应当是人类饮食起居对于一介草本的褒奖与敬意,是人与自然浑然天成的完美组合。

粽叶的前世今生其实很辉煌。当一片片芦苇还没有退却沟坎,依然顶着银白色的芦花舞动春风时,一丛丛紫尖绿叶的小芦笋便悄悄钻出泥土。小芦笋吐露着清香,以出泥淖却不染的风姿迅速成长。大约在“小满”与“芒种”的节气里,茁壮成一片片足有三、四指宽的翠绿并生发清香的长长叶片。那新生的芦苇以伟岸而骄傲的躯杆和浪漫铺展的新叶,很快将老去的旧芦荡掩没,扯起一望无际的原野沟壑青纱帐,美成一道无与伦比的绿色风情长卷画。

就在这刚刚褪去昭显冬季的寒衣时刻,单衣薄衫的村姑民妇们以一种踏青访春的芳姿寻访芦苇荡,欢笑着摘剥片片鲜香的芦苇叶子。芦叶真正的香气,其实是新鲜嫩叶与温馨阳光交融后的经典之作。巧妇们将芦叶采摘回来,扎成小把,用布带串联,接受仲春阳光至少一周的照耀与温存后,这芦叶的芳香便厚重酽实起来。

芦叶最本真、最辉煌的浓香馥韵其实是交予了粽子的。用不着等到“端午”,巧妇们已经开始了包粽子的准备,买糯米、浸赤豆、切肉丁、去枣籽、剥蚕豆、泡火腿等等,当把这些做粽子的主辅原料备齐加工好,芦叶转身粽叶后的首道工序是洗净入锅闷煮。芦叶经过烧煮,香气会迫不及待地弥漫升腾,窜将出来,大有速速与糯米馅料拥抱成亲的欲望。此时,巧妇取出三、四片凉于净水中的芦叶,折成尖斗状,然后将糯米和馅料舀入其中,接着再用两张芦叶一盖一拴,一只翠绿如玉、有菱有角的米粽子、肉粽子、蜜枣、赤豆粽子便包好了。

端详品味一只只内容不同的喷香粽子,我对芦叶的评价变得肃然起敬起来。我想,芦叶转身成为粽叶,最值得称道的是它与糯米及其各色馅料的结合而完成了一道传统美食的芳香制造。究竟这粽子的香糯可口,是芦叶的天生拥有还是糯米的与生俱来?是芦叶与糯米完美结合的结果还是物物相匹的浑然天成?

是或不是,此刻已不很重要。品尝香粽的我想到了一句俗语:“红花虽好,还需绿叶扶持。”是啊,绿叶怎比红花美?芦叶何敌糯米贵?但却因了绿叶的扶持,才圆了红花的美丽梦想;因为芦叶的紧紧相拥与质香的豪迈释放,才成全了粽子的香馨。

如此说来,芦叶之于粽香、绿叶之于花美,乃至现实生活中成功男士背后的女人、莘莘学子面前的老师、成人成才子女家里的父母、世界冠军的陪练等等,他们或许黙默无闻,或许掩身幕后,有的资作嫁衣,有的做了陪衬,但他们的胸怀与品格是多么的多情而又高尚!



1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