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搜索 详情

你的痛,我最懂 ——大中街道残联专职委员金桂元的扶残故事

2019-05-24 08:24:56

本报记者 蔡剑涛

一根拐杖,把柄磨得铮亮。拄着它,金桂元跑遍了大中街道每一户残疾人家庭。

作为一名基层残联专职委员,金桂元深知,只有做到底数清、政策清、需求清,才能业务精,才能帮到那些残疾人。他就像一棵趴地草,紧紧扎根在扶残一线,辛勤付出。12年来,金桂元先后输送20名残疾人进入特校求学读书,帮助100多名残疾人解决实际困难,先后被表彰为“大丰区残疾人工作先进个人”“盐城市十佳服务之星”。

即使拄着拐杖,也不能失去军人本色

你的痛,我最懂。这是因为金桂元自己也是一名残疾人。

19岁那年,怀着对绿色军营的向往,金桂元应征入伍,远赴浙江舟山,成了一名海军战士。因为勤奋好学,他只用5年时间,就从油库保管员成长为机关保密员,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可就在这一年,金桂元时常感到浑身酸痛,大腿仿佛总有针刺,有时打印一份材料也会累得浑身虚脱。医院的诊断书显示,他患上了可怕的股骨头坏死。在长达一年时间的治疗中,他先后动了4次大手术,“药水挂了一整车”“打针扎出了老茧”。虽然保住了性命,却永远留下了残疾。有人偷偷和金桂元说,只有“赖”在部队,生活才会有保障,但金桂元毅然选择了退伍回乡。

不向部队和国家“伸手要”,一个行动不便的残疾人能干啥?想到自己在部队任职保密员练就的电脑打字技能,金桂元拿出所有的退伍安置补偿,在亲友的资助下,租赁集镇门面,创办了一家电脑打字社。为了争取客户,别人要一周才能完成的工作量,金桂元承诺只要3天,还保证质量、不加费用。生意拓展到户外广告牌匾,他拖着残腿登上3米高的灯箱,不小心摔到地上,吐掉满嘴的血水,咬着牙又重新爬上去。退伍不褪色,身残志不残,金桂元将小小打印社经营得红红火火。

哪怕困难重重,也不能丢了岗位责任

你的痛,我最懂。这是因为金桂元有着强烈的岗位责任心。

2007年4月,他成功应聘担任基层残联专职委员。说起为什么要放弃打印社而应聘新岗位,金桂元表示,“在经营打印社的日子里,常常有残疾人来打印、复印材料,他们的无助深深地刺痛了我。”他希望自己能为残疾人提供一些实实在在的帮助。

光有工作热情是远远不够的。面对陌生的岗位,金桂元一有空就看书、读报,到网上搜索与残疾人有关的政策法规,全面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独生子女残疾对其年满49周岁的父母给予补助的政策,就是他成功发现的“利好”,并保证补助对象“一个不漏”。

但具体工作并不像兑现政策这么简单容易。残疾青年晓庄快20岁了,还一直瘫痪在床,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渴望,希望有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谁来出钱买电脑?即使有了电脑,谁来帮他承担上网等费用?就连晓庄的家人都劝金桂元“听听罢了,别当回事”。“帮助残疾人,是我的岗位职责。”金桂元说,一定要试一试。他将晓庄的“微心愿”写成材料,寄送给相关媒体,联系记者采访报道,很快争取到了爱心人士的支持。晓庄兴奋得手舞足蹈,金桂元不忘“趁热打铁”,说“只要一周内学会打字,就帮助联系上网。”在金桂元的引导下,一天学也没上过的晓庄,现在不仅能快速打字,还成功应聘成为淘宝云客服。在爱心企业的支持下,他还开设个人网店,开始了自食其力的生活。

就算任务再重,也不能忘记扶残初心

你的痛,我最懂。这是因为金桂元始终坚守扶残初心。

2015年1月,全国残疾人基本服务状况和需求专项调查工作启动之初,金桂元查出左腿髋关节假体松动。伤腿老病复发,像锥子挖着一样痛。严重的时候,冷汗在额头直冒,头发仿佛被水洗过,内衣也是湿漉漉的。虽然疼痛难忍,但他依然坚持工作,组织53个村(居)调查员进行专项调查培训及动员。由于一再推迟手术时间,妻子起初是关心催促,最后只能心疼地责怪:“你真的不要命啦?!”等到调查结束住进医院,医生告诉他,因为假体松动后运动量过大,假体与骨头相互摩擦,现在的骨头已经被磨得比一张白纸还薄,随时有磨穿的可能。

有没有一种创新的思路,可以让繁杂工作简单化,提高服务效率?金桂元主动向街道民政、计生、人力资源等部门请教,获得初始信息后科学设置表格,详细记录所有人员的残疾类别、残疾等级、社会保障、就业岗位等情况,并按月实时动态更新,成功建立我区第一个残疾人电子信息库。以此为基础,他又独创出“反向工作法”——上级部门布置任务,借助信息数据第一时间锁定服务对象,不再像过去需要层层比对筛查,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大丰有个金桂元。”一句简单的话语,浓缩了大家对金桂元的认可。他倡导组织“金秋阳光”优秀专职委员业务交流活动,已经连续举办了5届,得到省残联领导的充分肯定;他担任辅导老师推广镇村二级“残联通”软件,数据动态更新准确及时,每年都以高分通过省市检查考核。大中街道的残疾人工作,连续多年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获评全区残联系统综合考评先进单位。


4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