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化 详情

柳鸣九:与孙女合作《小王子》

2018-08-30 09:22:18 大丰日报数字报

年过八旬的柳鸣九先生寄来新出的《友人对话录》。细细阅读,感受他内心不一样的情绪波动。

读此书后记,才知道柳先生前年的年底,突然发生脑梗。他说得似乎轻描淡写,经过几个月的医治,没有丢命,没有全身瘫痪,视力却丧失大半,他说自己“书斋生活与脑力劳动实在无法继续进行”。

不过,却在这种情形下,经友人刘汉俊的帮助,此本《友人对话录》编选而成,刘汉俊为此书写序。我很喜欢这个标题——《一把钥匙存在的理由》。

与友人对话,其实颇有难度。不同话题,如何应答,如何在历史远景中感悟岁月沧桑,这特别需要对话者有相应的精神与心理准备,需要在诸多史料中挑选剔除,谈最能触动自己内心的话题。

柳鸣九的《友人对话录》涉及范围颇广。他与《光明日报》“人物专栏”主编对话,回想一九五三年走进北京大学接受的“科班教育”。

当年的北京大学,那可是星光灿烂,名师照耀天空。这位自湖南走来的柳鸣九,从那些学贯中西的前辈教授如朱光潜、钱钟书、季羡林、冯至、李健吾、卞之琳、金克木、杨绛等一串串名师的身上,不仅仅学到知识,更从性格各异的前辈身上学到书本之外的修养。

读与友人对话,难以忘怀的却是柳先生与孙女之间的亲密互动。这种互动,当然与儿子柳涤非早早在三十七岁故去相关。文汇出版社鲍广丽编辑柳鸣九的《父亲 儿子 孙女》一书,写了一段穿透人心的文字,读了又读,感人至深。

柳涤非的母亲朱虹女士,也是著名的翻译家和美国文学研究专家。她在儿子追悼会上说的这段话,多么坚强!母亲与父亲,都为儿子骄傲,丧子之痛却深深留在他们心中。

柳鸣九为小孙女翻译的《小王子》,二〇〇六年由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十年之后,海天出版社再次出版《小王子》,这一次,柳鸣九让与远在美国的小孙女柳一村为这本童话配插图。

柳鸣九与孙女柳一村合作绘图本《小王子》,海天出版社出版。

他说得好,这是一个“二柳双组合”的版本。他与《新京报》康春华对话,集中谈自己为小孙女译《小王子》,十年之后两人又一起合作画画的过程。这一次合作,也颇为有趣。他说得好,这是爷爷送给孙女的一个礼物。

法国文学的研究者、翻译家,柳鸣九自称是“搬运工”。法国却去的不多,他说只去过两次。可是,法国历史、思想、文学,早已融于他的精神之中。

在柳鸣九心中,卢梭《忏悔录》是一个典范。他晚年创作《回顾自省录》,用他的话来说,在情感中与卢梭打通,在忏悔中反省自身。

读他的回忆录,我总是想到巴金的《随想录》。在巴金那里,卢梭等法国思想者、作家一直存留心中。二十年代留学巴黎期间的日日夜夜,就是巴金融于法国历史与文化的过程。

这也说明,“文革”结束之后,重返法国的巴金为什么从为《望乡》辩护开始,走进历史反思与独立思考的境界。在这一点上,柳鸣九与巴金恰好是历史反思的最好衔接。

柳鸣九先生的精力之旺盛,不只是在于翻译,反倒成了好几套丛书的主编。他策划“诺贝尔奖获奖者传记大系”“西方文艺思潮论丛” “世界短篇小说精品文库”“外国文学名家精选书系”“思想者自述文丛”“本色文丛”……事无巨细,亲力亲为,的确让人感叹。

读《友人对话录》,对柳鸣九先生的理解更为真切。一把好的钥匙,开启门窗,在对话中走进了一个人丰富、立体的内心。

(李辉)

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