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特稿 详情

梁晓声: 大丰的风采

2018-07-17 10:16:27

梁晓声在东方桃花洲题词

我第一次听到“大丰”二字,约在三四年前,并与“农场”二字连在一起。


当时,在大丰知青纪念馆的几位同志来到北京我的家中,动员我到他们那儿参观参观。


我非知青史学者,只不过写了几部知青题材的小说,实际上不愿与知青话题发生密切关系,便找理由推诿了他们的诚意。


但从而知道了,江苏的盐城地区曾有一处农场是大丰农场,该地方的土质属于盐滩地,早年间曾有几批上海知青在农场落户,改良土地,种棉种稻,垦荒成田。


由于形成了这样一种先验的也是间接的印象,推想所谓大丰,定是一处满目荒凉的地方;连农场也不存在了,只剩遗址了,当然也就今不如昔了,比荒凉更荒凉了。估计是个连“枯藤老树昏鸦”也没有地方了,更别希望看到“小桥流水人家”了——八成只有盐滩地上的旧道,难见车过,难见人影;若见瘦马,必是幻觉。


今年五月,在几位朋友的盛情邀请之下,内心挺不情愿地去到了大丰。当接我们的车离开机场,行驶在去往宾馆的公路上时,我极其意外了——好直的公路!


盐城早就有机场了,这我一点儿也不意外。但在我想象中的大丰的地界内,居然有一流的公路,着实令我眼前一亮。公路两侧,时见绿树鲜花,是专为美化公路而栽种的。土质已经改良过了,花、树的长势都很好,可谓生机盎然。


我的意外只不过几分钟内的事,忽然的也就一点儿都不意外了。近二十年内,中国公路建设发展迅速,连经济最落后的省份,公路也都很棒,何况大丰是江苏的大丰!


但我还是特欣赏,简直也可以说特享受眼前开阔的、一马平川的景象。这乃因为,我们的车是行驶在苏北平原上,它的曾经土质劣恶的一部分平原上——很久很久以前,那里被海水淹没过。放眼望去,尚未被改良过的土地上,仍处处可见盐渍的银白痕迹。


然而可以见到地平线了。


地平线,这是除了在东北、华北诸省的农村,在许多别的省少见的景象。屈指算来,我自从不再是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已四十几年没见过地平线矣,所以那视觉的宽广,引起了内心不小的激动。


接待我们的大丰的同志说——从前的大丰,是县的概念。今日之大丰,是直属盐城的一个区,包括从前的大丰县在内,但所属面积比从前的大丰县可大多了。正如北京周边的昌平、通州、顺义、密云等从前的县划归为北京的区后,面积也都扩大了。


我们住在公路边一处园林式的宾馆群中的一栋,那里湖水如镜,树木葱茏,风景旖旎。近年,大丰的旅游事业蓬勃发展,来自本省以及外省的游客一年比一年多,宾馆行业随之发达。


人们对于住宿的条件和环境要求高了,宾馆留得住人或留不住人,关乎大丰旅游事业能否可持续发展。故所以然,大丰人着意使每一处供游人住宿的地方,也尽力因地制宜地建成大大小小的旅游景点。


他们的思路是——靠旅游景点吸引国内国外游客,并进一步吸引游客至少住一天。而且要使游客感到,所住之地本身也是美好景点,流连忘返。

大丰上海知青纪念馆院内

仅就自然条件而言,大丰并不是一个旅游资源丰富的地方。它最主要的,建设成熟的、规模较大的景点有三处——东方桃花洲、麋鹿保护区和荷兰花海。


麋鹿保护区是国家级珍稀野生动物保护项目实施地,自从选址于大丰,在大丰人的细心管理下,已成为麋鹿在中国的“伊甸园”。


确乎,大丰人是将麋鹿当成国宝来养育的,其一往情深如四川人对待熊猫。听他们含情脉脉地介绍麋鹿群的壮大时,我有种感觉那就是——他们也是在向国家证明,大丰人是值得国家信赖的,对于国家的托付是极其负责任的。


东方桃花洲自然与陶渊明那篇著名的散文诗有关。那里的土质改良得早,也改良得好。如今,村人们要么住到城区去成为城市人口了,要么集中到一起住进农民小区去了,村里只剩下极少的人。农耕地不改变经济发展方向再继续种植庄稼已不现实,所以在自己的土地上广种桃树。春季桃花盛开时,那里是大丰的一张旅游名片;而秋季,脆甜的大丰桃也会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


像全国许多地方的农村果园一样,他们也极尽宣传能事,吸引城里人前去采摘。所不同的是,在桃园的旁边,不仅有“农家乐”,还打造了一处可供游人留住的风光宜人的苏州园林式景点。景点中有河,河上可驶游船。用他们的说法是——“要将旅游经济的含金量用足”。

陪我们观赏的景区管委会主任恳求地说:“在桃子下来之前,景区最好还有别的旅游亮点,我们自己想得脑仁都疼了,却再没想出来,请帮我们想想!”


切切心情溢于言表。


“荷兰花海”据说是世界上占地面积最大的郁金香花园,故以海喻之。即使在荷兰本国,也没有占地面积那么大的单独一处郁金香花园。园中架有观赏天桥,可供游客在高处俯瞰。正因为规模甚大,荷兰国王、王后、首相、驻华大使都先后去过了。驻华大使在每年的郁金香文化月启动之际几乎必至,次次发表热情洋溢的祝词。


荷兰花海见证了大丰人这样一种精神——敢想敢干。不做则已,做就做成无憾之举。


没有点儿敢想敢干的精神,广袤的盐滩地上,又怎么会出现一片花的海洋呢?郁金香毕竟非是油菜花,那可是人家荷兰的国花啊!

大丰人是将麋鹿当成国宝来养育的

荷兰花海

大丰之行给我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其实不是景观,而是人。


单论景观,中国的著名景区太多了,景点更是举不胜举。


我所言之“人”,具体说是农民。也包括农村干部和区镇两级主管农村经济转型工作的人——后者多是大丰当地的农家儿女。


我的感想是——大丰的农民,已不再是从前的农民;大丰的工作职责面向农村的干部,也已不再是从前的干部。


简言之,今日之中国的许许多多农民,他们厉害啦!他们想要过好生活;想要过令城里人羡慕的生活;想要将祖祖辈辈生活过的地方建设成美好家园,建设成留得住子孙后代乡愁的地方——他们的此种愿望已变得强烈无比,而那是中国农民被压抑了百千年的愿望。


此种愿望一经被唤醒,自然会转变为改变普遍的中国农村贫穷落后面貌的巨大动力。我在中国的许多农村见到过这样一些农民,以及他们的成为负责各级农村工作的干部的儿女。


以上动力不仅体现在年轻的留村农民身上,甚至也体现在某些老农身上。他们常说的话是——“别的地方的农村能变好,别的地方的农民能变富,咱们为什么不能变好变富?”


“咱们赖是咱们的原因,咱们不赖是地方政府的原因,干部的原因。”


“没有改变农村面貌的新思路,要地方政府干什么?不能带领咱们农民致富,要一批农村干部干什么?”


“政府缺钱,那就代表农民向上级政府去要,要来了天经地义,根本不要是不作为,要不来也是不称职!如果农民享受不到改革成果,那算哪门子共享?”


“要不来钱还要不来政策吗?连政策都要不来还没有新思路吗?如果连新思路也没有那不是烂泥糊不上墙吗?那样的干部趁早玩蛋去!”


“那样的干部是烂泥糊不上墙,把扶贫款分光花光,把好政策只当一张白纸,不与带领自己致富的好干部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同样也是烂泥糊不上墙的农民,不争气的农民!”


是的,千真万确,在我接触的农民中,有如上思想的越来越多了。


正因为中国这样的农民多了,促使农村基层干部的精神面貌也发生了大的变化。许多农村基层干部,与以往大不相同。别说不作为了,懈怠地混着当也当不长久了。


想新思路“想得脑仁都疼了”——桃花洲那位管委会主任的话,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很能说明带领农民致富带头人的迫切的使命感。


而我在大丰所接触的干部,大抵具有这一种强烈的使命感。即使在车内,在饭桌上,他们也会三句话不离旅游,岔都岔不开。刚岔开一会儿,很快话题又回到了旅游。


如果说“一张白纸可画最新最美的图画”,意味着一种发展逻辑,那么此话的前提是“一张白纸”。


但大丰的盐滩地并非“一张白纸”,而是极不利于发展的劣质“纸”。


发展旅游业是大丰发展思路的唯一方向,最能体现科学发展观。其它行业的发展,必须符合这一方向,不能影响旅游业!也必须对旅游业起到促进作用,互补作用,相得益彰。


大丰人能不能在一张劣质“纸”上也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呢?


他们已给出了明确的回答——能。


毫无疑问,他们有压力。


怎么会没有压力呢?


但,压力确实也产生了动力——他们正朝思暮想地使一方贫瘠的土地变成一方热土。并且,初步实现了这一点。


他们的作为,始终遵循科学发展观——比如荷兰花海,那可不是头脑一热的冲动想法。在这一片土地上种植哪一种花卉才最适宜,他们是请专家反复论证过的。


我觉得,大丰人是具有发展定力的。这种定力,足以使他们心不浮,气不躁,一步一个脚印地做事情,图发展。


这是可敬的精神。


故我最后希望,不论大丰城区的人,还是盐城市民,节假日时,应常到大丰的旅游点玩玩。这一种旅游消费,可曰之为情怀消费。


大丰也是江苏的大丰。我愿江苏各地的人,也常到大丰的旅游点玩玩。本省人的情怀支持,对大丰人肯定是莫大的鞭策。只有这样,才能使大丰的旅游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祝大丰的旅游业前程似锦!


愿旅游业带给大丰更多发展机遇,带给大丰人更多福祉!

梁晓声手稿


7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