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特稿 详情

辽阔平原吹来浩荡的风

2018-07-10 09:59:09 大丰日报数字报

韩浩月:

辽阔平原吹来浩荡的风

应著名教育家朱永新(左)先生邀请,韩浩月(右)来到了他的故乡江苏大丰

 

上海农场里的小院子

 

车行大丰,高速公路笔直空旷如赛道。举目四望,视线毫无阻隔,漫山遍野的麦田,大片大片的湿地,正在进入盛夏的树木,汲取着空气里的湿润,卖力地生长着叶子。

“大丰境内没有一座山”,大丰的朋友们如是说,语气里没有遗憾,反倒有一些自豪。大丰位于江苏,曾名为台北县、大丰县、大丰市,如今归于盐城,成为大丰区。名字虽然改动颇多,不过这片土地的面积未变,3000多平方公里,为大丰人创造他们的幸福生活,提供了足够大的空间。

1949年,时任上海市长的陈毅,为解决失业问题,向江苏求援,当时的苏北行署主任肖望东,向前来协商的上海客人大手一挥,“土地有的是,给你们50万亩”,于是大丰便有了一块属于上海管辖的著名“飞地”。

肖望东的豪爽作风,是有历史传承的,上世纪初张謇活跃在大丰,创办盐垦公司,一出手就是一百万亩。张謇通过种植牧草、放养牛羊,逐渐改善滩涂土质,再大量种植棉花提供给上海的纺织厂,为大丰提供最初的财富积累。

大丰不缺地方,还体现在这里有全世界最大的国家级麋鹿自然保护区,占地4万余亩,有四千余只麋鹿在这里休养生息。有了这些历史与底气,大丰的朋友开玩笑也豪爽,“来大丰吗,给你几十亩地……”

大丰人的豪爽、开朗、包容性格,是受海洋文化与平原文化双重影响的,但在眼下,对大丰人来说,平原生活要比海洋生活更重要。112公里海岸线之所以还未被更有效地利用,大概是大丰辽阔的土地已经足够让这里的人们安居乐业。

大丰人有股自给自足的乐观精神。他们缺什么呢,他们什么也不缺,有漫长的海岸线,有大片的土地,有数不尽的河流,有美丽的湿地,有充足的食粮与水资源……和别的一些土壤肥沃、物产丰富的地区不一样,这里的“地大物博”,是数代大丰人用自己的双手垦荒得来的。

 

麋鹿在滩涂上休养生息

 

上山下乡时期,有8万上海知青来到这里

 

知青住过的房子窗外开满鲜花

 

上山下乡时期,有8万知青来到上海农场。后来他们的人离开了,但8万知青的垦荒精神却留了下来,他们的故事也留了下来。在为“大丰之大”赞叹的同时,也不禁揣测,大丰的故事,还有多少有待挖掘?

漫步在大丰的上海知青纪念馆,这里的房子被修葺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院落里开满鲜花,有小花园、躺椅、茶馆、咖啡,处处能感受到上海人的小资味道,谁会想到,这是当年知青们吃苦受累、流血流汗的地方?

在纪念馆里喝茶的时候,看到桌上摆着一本张晓惠写作的书,名为《北上海——这片飞地上的爱恨情愁》,在书的结尾,有这样一段话,“对他们在难以想象的境地中,挣扎着活成盐碱滩头的一株盐蒿、一棵苇草的命运,心疼着又钦佩着,钦佩人的忍耐力和对环境的适应性。也许,这世上真的无所谓幸福,也无所谓不幸。”

同行大丰的著名作家梁晓声,也当过知青,他在应邀为上海知青纪念馆题词时,这样写道,“勿忘那些乡情、亲情、友情、爱情——提炼伤痕,使之生长出思想来。”8万知青归去来,会留下多少故事,而生活在这里的几代人,包括仍然热爱这片土地、不忍离开的奋斗者,他们会对以前与现在的故事怎么看待?这是一个可以挖掘出许多影视剧素材的土地,她在慢慢等待讲故事的人的到来,把她的过去与现在、伤痕与幸福讲给更多的人听。

地广人稀的大丰,无论走到哪里,都显得很安静,但大丰人也不缺制造欢乐的能力。在大丰有片花海,这是大丰人为纪念1919年被张謇从荷兰请来的水利专家所作的杰出贡献而开发的。

这片比荷兰还荷兰的花海,每年吸引300多万游客,完整的配套服务,舒适的居住与购物环境,已经使荷兰花海成为一个近似于迪士尼小镇的欢乐场所。在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与刚出生一周的小麋鹿不期而遇,小麋鹿既想亲近人类又有点羞涩,走过来的时候腿脚打绊,那模样不禁让人想起那个叫“心如鹿撞”的成语。

过去的大丰深沉有故事,现在的大丰安静又欢乐,大丰的历史与现实既紧密勾连又层次分明,在大丰,人会不由自主地心境变得开放而坦荡,仿佛与这片辽阔平原吹来的浩荡之风有关……

 

荷兰花海之一

 

荷兰花海之二

5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