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特稿 详情

麋鹿归来,春暖花开

2018-06-26 10:28:10 大丰日报数字报

李辉:

麋鹿归来,春暖花开

与花海合影。丁宇 摄

 

又到大丰

 

寻访施耐庵故居。丁宇 摄

 

时隔一年,又到大丰,春暖花开时节。

去年冬天“六根”开启故乡之行,第一站温州,第二站临沂,准备一站站前行。正在临沂郯城时,朱永新先生打来电话,希望由我张罗,请一些朋友去他的故乡大丰看看。他说,那里有许多精彩的地方值得一看。

于是,“六根故乡行”又多了一个新的行程。我开始张罗,约上梁晓声、赵丽宏、罗雪村以及我们六根中的“五根”,五月十二日这一天,终于启程前往大丰。

朱永新先生对故乡总是充满热爱,他所说的精彩地方,的确真的精彩。

没有想到,《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故里就在大丰白驹镇。更没有想到的是,《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曾是施耐庵的弟子。纪连海先生认同流传很广的“施耐庵罗贯中为师徒关系”之说。

他说,施耐庵和罗贯中是师生关系这一说法,出自明代淮安王道生《施耐庵墓志》和清代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等书中。另据史料记载,罗贯中创作《三国志通俗演义》(后易名为《三国演义》)期间,施耐庵从苏州迁移到兴化,并在洪武三年逝世。

为了纪念他的师傅施耐庵,罗贯中在完成《三国志通俗演义》之后,决定加工、增补施氏的《水浒传》,成书于洪武四年至十年之间。师徒之间的美好故事,如此这般流传下来。

白驹镇原属于兴化,后来行政区划调整,如今成了大丰范围。

大丰的来历,与张謇先生相关。这位晚清状元,有了一个华丽转身,成为“实业救国”的先驱者。一九一七年,张謇来到此处,创办大丰公司,据说,移民十万人左右在此种植棉花,为他在南通等地的纺织厂提供原料。张謇孙子张绪武回忆爷爷爷在长江下游创业的故事:

他先后聘请了荷兰工程师特来克父子、贝龙猛,瑞典工程师霍南尔·海德生,以及英、美等国的水利专家共同研究,规划设计,认真施工,确保长江下游沿岸的水利工程和黄海海滨垦区的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布局合理,设施先进。

祖父以海门农垦公司为起点,逐渐向通州、如东、盐城、大丰等地沿海滩涂延伸,1901年至1925年,大生系统17家农垦盐垦公司就开挖河渠1737.9公里、修筑堤圩585.8公里、涵闸92座、桥梁701座。

如大丰公司全境内外圩堤长321公里,涵闸35座,桥梁690座,公路450公里,小路860公里,大河160公里(可通汽轮),小河1100公里,绿树成排,河渠纵横。

由此可见,张謇的华丽转身,最终以实业家而成就伟大业绩!

许多年后,行政区划调整,“大丰公司”的名字,便成了大丰县,后易名大丰市,几年前,成为盐城市的大丰区。

大丰区濒临黄海,人口虽然七十二万左右,面积却有三千多平方公里。据说每年还会增加万亩左右的土地面积。来到黄海边的大丰港,眼前是巨大的红色吊车,鲜艳夺目,灯塔耸立,集装箱在装卸。罗雪村、绿茶各选一个角落,速写吊车。我赶紧拍下他们绘画的景象……

来到大丰,走进上海知青纪念馆。“文革”期间,这个被誉为“上海飞地”的不同农场,一下子涌进八万上海知青,从此,他们与大丰这片土地相依为命。

梁晓声、赵丽宏、罗雪村、李辉我们四位都曾是下乡知青,参观知青纪念馆,梁晓声题写的这段话非常精彩:“勿忘那些乡情、亲情、友情、爱情——提炼伤痕,使之生长出思想来……”苦难生活,让思想萌发而生,使之更为深沉。

在北大荒的梁晓声,八十年代创作《今夜有暴风雪》等作品,使之成为“知青文学”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与思想的生长显然有着密切关联。常听到一些知青说“青春不悔”。虽然人各有志,但对曾经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而言,其实本来应该是一场可以完全避免的事情。

只不过当时红卫兵运动高潮之后,武斗在各大城市此起彼伏,几百万乃至上千万滞留城市的中学生,成为不能不严峻对待的局面。上山下乡,于是成为不得不采取的声势浩大的大迁徙。这些故事,我曾在《收获》杂志“沧桑看云”专栏中写过,以后或许还会再加叙述。

罗雪村在知青纪念馆画了两幅速写。赵丽宏在第一幅速写题写的这段话,可以说同样表达我的内心感受:“岁月无情,青春有悔。历史的曲折复杂在知青生活中最能体现。我们虽未在此地生活,但引出难忘记忆。”

岁月无情,青春有悔!这是我们这一代知识青年的隐痛。

 

在知青食堂窗口。韩浩月

 

麋鹿归来

 

麋鹿归来。李辉 摄

 

春暖花开时节,走进大丰麋鹿保护区,眼前那些美丽妖娆的麋鹿,如此平静地面对我们,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

麋鹿俗称“四不像”——角似鹿非鹿,头似马非马,身似驴非驴,蹄似牛非牛。根据史料,麋鹿是中国特产兽类,鼎盛时期据说数量达到几亿头。麋鹿没有攻击性,只适合在平原与沼泽生存,性情温顺的麋鹿,成为人类最容易猎杀的动物之一。

千百年后麋鹿数量越来越少,真正的野生麋鹿种群,灭绝于一百五十年前左右。晚清之际,北京南海子皇家猎苑中仅剩数百只人工圈养麋鹿,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麋鹿从此开始逐渐灭绝,1920年国内最后一只麋鹿死于北京的万牲园,中国再无“四不像”麋鹿的踪影。

幸好在1893至1895年期间,英国贵族贝福公爵收集十八只散落在欧洲各地的麋鹿,集中饲养在自己的乌邦寺庄园,这群麋鹿就成了现存麋鹿的祖先。

八十年代中期,将麋鹿引进中国、重返中国,“让麋鹿回归故乡野生放养”,成为许多人的期许。

巧合的是,大丰面对黄海,自古极为适宜麋鹿生长环境。二十世纪六十至八十年代期间,大丰沿海陆续出土了麋鹿的骨骼,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经过大量考证,确认包括大丰在内的苏北南部沿海是麋鹿的故乡。

1985年五月,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会同国际自然和自然资源保护联盟、英国伦敦动物学会的官员和专家来大丰市沿海考察,选定了川东港以南的一片黄海冲积平原沼泽地,认为这里河海港汊蜿蜒错,盐土沼泽星罗棋布,裸地、草地、芦苇、蒲荡、竹园以及刺槐林,展现了海边的原始风貌。而且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四季分明,无霜期长,是麋鹿最理想的放养地。

1986年,从英国七家动物园引进三十九头麋鹿,来到大丰,设立麋鹿保护区。三十二年之后,大丰麋鹿保护区,三十九头麋鹿,如今已经成功发展到四千多只麋鹿。

麋鹿归来!大丰有幸!

麋鹿保护区已经成为来到大丰的游客必到之地。去年来此游览的游客,多达一百多万人次!

坐在电瓶车上沿途慢行,一只又一只麋鹿,眼神如此温柔。我拍下一张张麋鹿不同姿势的照片。迎面相对的,缓缓漫步的。一群麋鹿立在水中,与树林相伴,拍下来,简直宛如一幅油画。

麋鹿以吃青草为主。行至保护区外面,数只麋鹿就在面前“恭候”我们。它们知道,我们会用胡萝卜喂它。拿起胡萝卜,我分别递给它们,这一瞬间,我的感觉美妙极了。

人、动物、自然,融为一体……

其实,大丰最吸引人的是“荷兰花海”。

大丰与荷兰相关。将近百年之前,大丰一带的水利设施修建,就是来自荷兰的水利工程师父子等。大丰土地面积大,适合修建不同新型小镇,荷兰花海小镇的修建,源自荷兰的郁金香的美丽。

几千亩郁金香盛开之际,吸引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去年来到荷兰花海的游客,居然达到256万人次。今年五月之前,游客已经超过150多万人次。

走进荷兰花海,郁金香已经凋零,其它鲜花依然盛开。五月十三日,是母亲节,荷兰花海曾一度宣布休整,可是,我们眼前出现涌动的无数人群,他们陶醉于花海之中,纷纷拍摄留念。母亲节这一天,就这样让多少人沉醉其中。

走进荷兰花海展厅,遇到一位花艺师,他叫姚伟。看到一朵花,花瓣上颜色不同,姹紫嫣红。我问姚伟,是否往花的根茎注射不同颜色所致。他回答是。原来这些花瓣,可以采用另外方式使之更加美丽。

世界每年都要举办花艺师比赛,姚伟荣幸地成为中国花艺师的代表。他将于明年前去参赛。预祝他成功!

荷兰花海的婚纱拍照是这里的强项。每天至少有八十人以上的新郎新娘,走进这里,拍下他们最为美好的瞬间。路过婚礼殿堂,下面正好有新娘在拍摄。我大叫一声:“新娘,往上看!”她羞涩,低下头,我恰好拍下这个“恰似你的温柔”这一瞬间。

绿茶看到秋千,赶紧坐上去。如同他的儿子“小茶包”一样,荡起秋千。

到了大丰才知道,梁晓声的儿子找到一个女朋友,正是盐城射阳人。我们大家鼓动他,孩子结婚之前,也来到这里拍摄婚纱照。朱永新兄说,干脆就到大丰举办婚礼!

大丰还有一个梅花湾。漫步梅花湾,登上游艇,在河边缓行。五百年的梅王,是此处的骄傲。有一棵大树中间,居然生发出一个棕榈,将之命名为“永结同心”。雪村兄画下梅花湾景象,与我拍摄的景物显然更有韵味,也漂亮许多。

梅花湾岸边有三十二舫。朱永新建议,应该邀请三十二个作家、艺术家、学者等,分别作为每个舫的主人,陈列他们各自的著作,放上签名本,有自己的手稿等展示。将之作为民宿,展示给所有喜欢他们的读者,来到这里,品读他们的书,面对美好风景,修身养性,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当然,如何落实,则需要颇费心思。

赵丽宏为梅花湾题词:梅魂,天籁,心香。六个美好的字,从此留在梅花湾。

临别之前与大丰电视台漫谈,我谈到大丰的印象。美好的印象,不必多谈,我倒是对梅花湾的整体开发,有了不同的构想。

我们走进梅花湾时,没有见到多少游人。梅花湾游客高峰期,是在春节后的梅花盛开之际,之后,人数明显减少。我斗胆建议:种植牡丹,五月盛开;种植荷花,七八月盛开;秋季种植菊花,九九重阳节,一片金黄;之后,就是梅花到来。这样,一年四季,梅花湾都有不同的花供人欣赏,岂不更好?

 

与绿茶在大丰港。丁宇 摄

9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