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推荐 详情

全国“最美中学生”杨皓: 用自强诠释最美真义

2017-02-27 11:13:19

本报记者 胡勤荣 沈丹丹 袁梦秋 通讯员 单汉江 蔡阳宏

日前,在团中央学校部、全国学联秘书处、中国青年报社共同举办的2016年度全国“最美中学生”评选活动中,大丰高级中学高二(10)班杨皓同学获得该项殊荣。美是德的象征,德是美的本质,杨皓,在八年时间里,勇敢地与病魔抗争,把学习作为快乐,亮出了一名中学生自强自立的风采。

 

杨皓(右一)在和同学丁嘉亮讨论解题方法

 

“上天完全是为了坚强我们的意志,才在我们的道路上设下重重的障碍。”面对长达八年的病痛,杨皓没有一味地埋怨命运的不公,而是常常以泰戈尔的话自勉。

2009年4月,命运给10岁的杨皓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在身体不适、连续挂了几天点滴毫无好转的情况下,杨皓辗转来到南京儿童医院,被确诊为“幼年突发性关节炎”。这是一种免疫系统疾病,只能靠服用激素药来调节。而激素药会导致脸部浮肿、骨质疏松等副作用。但杨皓别无选择只能服药,还需定期去南京复诊调整激素剂量。

最初的几次复诊情况都有所好转,但两个月以后,杨皓的病情出现反复。先是低烧,关节微痛,而后越来越严重。当家人一筹莫展时,上海的亲戚建议杨皓到上海儿童医院来,不过上海的治疗方案与南京的完全相同。

不甘心的一家人又经人介绍到了上海光华医院,该医院研制专门治疗关节炎的中药合剂,虽然副作用小,但是价格昂贵,一支合剂高达500多元,杨皓一周要打两支,一共打了五个月。通过治疗疼痛有所缓解,但剂量不好调试,稍微减少剂量就会反复,最后由于家庭经济原因,选择了常规疗法。之后的几年,杨皓及其家人经常辗转于全国各大医院,但都无特效疗法。

“一个人一定要有自强不息的内心,不能被困难和病痛打倒。”如今的杨皓,由于长期使用激素治疗,个头比同龄人矮了一截,右腿由于骨质钙化导致残疾,但他脸上却始终洋溢着自信、阳光的笑容。

 

杨皓在阅读课外读物

 

杨皓认为,在不利与艰难的遭遇里百折不挠,是卓越的人的一大优点;患难困苦,是磨炼人格的最高学校;坚强者,能在命运的风暴中奋斗。

有人曾把“类风湿性关节炎”称为“不死之癌症”。一个未成年人,每天要忍着疼痛,服用大剂量药物,这种痛苦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但杨皓做到了,他把“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到目前为止,杨皓抽血化验的次数已不下50次,但他从未流过一滴眼泪,即使在抽取骨髓的时候,他仍与医生进行着交谈。杨皓所喝的中药,都是一麻袋一麻袋地从医院搬到家的。其苦其涩,非言语所能描述。杨皓所吃的西药,暂不说多少,放药的铁盒子都已经生锈。杨皓到医院挂吊瓶,最长的一个疗程,手上的针眼一个接着一个。

杨皓发高烧最严重的时候,全身疼痛难忍,而且不停地出汗,一个晚上要湿透4套衣服。但这些都算不了什么,因为他知道,困难总是暂时的,没有挫折就谈不上成长。在他看来,害怕挫折的心理比挫折本身更可怕。挫折可以克服,可要是人丧失了信念,那可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他先后被学校表彰为“自强少年”“三自标兵”,2015年获评省第三届“美德少年”。在战胜病魔的过程中,他成为一个生活的强者。“人残志不残,体残心不残。我的理想是当一名出色的医生,为天下人解除疾病的痛苦。”杨皓接受采访时说。

 

杨皓在认真做习题

 

“学习让我快乐!”每天上学前,杨皓总要振臂高呼一声,然后满怀激情地投入到一天的学习中。在他看来,用感恩的力量去学习,是他快乐的源泉。他一直想着,将来有一天,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回报家人、学校和社会的关爱。

每当外出看病时,杨皓都会在自己的书包里塞上课本,在长途汽车或者病床上,只要有学习的机会,他都不会放弃。一次住院期间,杨皓突然有一道数学题不会做。可周围全是老爷爷、老奶奶,该问谁呢?他绝不让问题留到明天,最后向护士请教,解决了问题。周围的老爷爷、老奶奶看着这样的孩子都竖起了大拇指。到了出院的时候,杨皓的学习进度与同学几乎同步。

回到家之后,杨皓更认真了。他舍不得丢掉任何一节课,即使是在学校生病发烧,都不愿意打电话给家人,总是伏在课桌上听讲。“我这样能听多少算多少,总比回家一点都听不到要强。”别人上体育课,他留在教室里补着落下的课程。

初中三年,杨皓在新团中学上学,没有先进的教学设备,没有丰富的题型,有的是他一份坚定不渝的信念和一颗极富求知欲的心。新团中学校长杨华回忆,那时,杨皓几乎每次学业检测都是年级第一,数学经常考满分,什么难题到他手上都会变得很容易。因此,班上的同学都喜欢和他探讨学习经验,有不少同学在杨皓的带动下成绩得到明显提升。

“其实,我也就是抓紧课堂上的分分秒秒,回家多复习。我的身体经常疼痛,痛起来就受不了,但是不痛时,我就会看书。”杨皓说,虽然经常外出治病,耽误了不少学习时间,但凭着自己的勤学苦练,很快就能将落下的课程补回来。最终,他以乡镇中学第一名的成绩考进大丰高级中学。这样的学习品格,一直延续到了高中阶段,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杨皓更加严格要求自己。

 

美的心灵像甘泉、像雨露,不仅滋润了自身的语言、形象,而且也使周围的一切都沐浴着美的光辉。杨皓,用自强自立,不断刷新着人生的高度。

单汇明是杨皓高一时的同桌,在单汇明眼里,杨皓是个爱和困难较劲的好伙伴,从来没看到他服输的时候。刚进高一时,杨皓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疼痛时常折磨着他。“只要看到他的脸红彤彤的,我就知道他的胯骨又开始疼了。”疼痛突袭时,杨皓会忍着不吭声,实在熬不住了,就趴在课桌上休息一下。还有很多次,胯骨疼到无法坐着,杨皓就只能选择站起来听课。“每当看到他趴在课桌上时,真的心疼他,问他要不要请假去医院,杨皓每次都说没事,只要疼过这阵就好了。”

进入高二后,杨皓的病情得到缓解,“他行走不便时,我们都帮助他上下楼梯,现在他的情况有所好转,他就不需要我们的帮助了。他都说他自己可以,其实我知道他是不想给大家添麻烦。”当然,杨皓爱较劲的事儿还不止这些,在学习上,杨皓更是如此。“他就像个天才,只要稍微看看,就什么都懂了。”单汇明说,“我佩服他那股钻劲儿。解决难题他会尝试用好多种不同的方法来做。我俩经常合作,遇到难题时就会想到彼此,然后一起探讨解题的方法。你别说,他的解题思路真的很棒。”

“他就像是我们班的小太阳!”现在的同桌丁嘉亮,这样形容杨皓 。“他心态特别好,很阳光,总是笑呵呵的。”丁嘉亮说,班里最用功的就数杨皓了,排名就没下过前三,平时大家有什么不会的题目,他从来不会拒绝,像老师一样认真地帮大家讲解。“一个真正的‘最美中学生’,除了坚守,还有热爱;除了提升自己,还会影响他人。和他做同桌,不光成绩有了提升,而且他身上满满的正能量也深深地影响了我们周围同学学习和生活的态度。”说到这,丁嘉亮的脸上写满了钦佩。

“每次看到他从学校门口走到教室满头大汗的样子,真的很心疼。”杨皓高一时的班主任王书祥说,虽然学校为杨皓开辟了绿色通道,允许家长送到教室门口,但杨皓仍然坚持遵守校规,不搞特殊。看着这位懂事、上进、热爱学习的孩子,数学老师李春梅、语文老师吴淑琴等都主动帮助杨皓补课。“他也主动帮助同学补课,班级荣誉感特别强。”杨皓高二班主任常海廷说,杨皓活泼开朗,乐于助人,老师同学都非常喜欢他。

 

每个孩子都是家中的“掌中宝”。杨皓妈妈王亚娟说,这么多年走过来,看到杨皓不断在成长,有辛酸,但更多的是希望和温暖。

杨皓家住大中镇新团村7组,爸爸妈妈靠打工维持生计,当杨皓以新团初中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取大丰高级中学后,他的妈妈便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照顾他。

2月20日,记者来到他们租住的地方,十几个平方的房子里,摆着两张单人床、一张小方桌,床边的橱柜上码放着厚厚的书,“这孩子就爱书,吃的穿的都不要,就喜欢买书。平时给他的零花钱,全买了书。”杨皓妈妈王亚娟介绍。

小方桌上放着青菜汤和肉圆,这是杨皓前一天的夜宵。杨皓每天的中饭和晚饭都在学校食堂吃,因为那样可以节省在路上奔波的时间,可以看更多的书。所以杨皓晚自习结束回到家后,妈妈会给他做夜宵。“我知道他在学校肯定是随便吃点,所以每天晚上都想办法做些好吃的给他,但他只吃一点点。把核桃剥好、苹果削好,他都不会吃。”说到这里王亚娟有些心疼,“杨皓总说,不要在乎吃,有时间还不如多做点题。”

说到做题,王亚娟更是有些“生气”:“天天和他说,早点睡早点睡,就是不听,每次都让我先睡,别管他。他坐在被窝里做题,有时候我睡着了,没盯住他,他会学到夜里12点,能让人不心疼吗?我总和他说,白天用功就够了,晚上早点休息。可他总说,我有我的安排,学习上你别管我。”说到这里,王亚娟抹了抹眼泪:“我哪里想管他,我只是怕他身体吃不消。”从小到大,她从来没为杨皓的学习操过心,上学期的期末考试,杨皓考了物化组合的第一名,但杨皓回来后和她说第一的名次可能不会一直都有,到时候还希望妈妈不要怪他。“我从来不要求他考试考多好,只要他身体好好的。”8年来,杨皓与病魔作斗争,争分夺秒学习,他付出了多少,只有妈妈最清楚。但王亚娟也很欣慰,她庆幸儿子如此坚强乐观,庆幸病魔没有把他压垮。

“这次杨皓获得全国‘最美中学生’称号,我很激动,也十分骄傲。这个荣誉,属于杨皓所有的老师和同学们。我们会陪着他一直走下去。我也相信他的成长之路会越走越宽。”王亚娟激动地说道。

5652